大理新闻

他一身顶级医术却只给美女看病,因为他可以……

LensNews

第一章 神秘眼角膜

海州第一人民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一位母亲坐在病床前安慰着儿子。

“浩浩,一会儿别紧张,给你打麻药的……”

盛浩听着母亲的话,点了点头,面带忧郁地问道:“手术……费用是怎么解决的?咱们家哪来的钱啊?”

“街道里发动街坊大家捐了钱,民政局还有你爸的老部队都送来钱了。手术的费用你别担心,好好养病……”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虽然很平静,但钟秀琴眼中的泪水还是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虽然眼角膜移植的费用才三万块钱,但对于一个靠着低保生活的单亲家庭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她把家里那套十五平米的小屋卖了。虽然那套房子年后可能要拆迁,到时候补偿款至少二十万,可为了儿子的眼睛,她还是五万块钱卖了。

但这些事情,她现在不能跟儿子说。她知道儿子是个倔犟的人,如果知道“家”没了,他宁可当瞎子,也不可能让她卖房的。

母亲的话还是有作用的,盛浩的烦躁终于安定了下来。

眼前一片漆黑,他的心里却跟明镜似的。他要接受角膜移植,尽快的恢复,然后参加高考,考上一个好的大学,彻底改变自己和母亲的命运。他要让那些看不起他,把他害成这个样子的人付出代价!

曾志豪!你等着!

没一会儿,护士进来了。

“36床,今天九点的手术……”确认完了之后,护士让护工进来把盛浩搬上平车往手术室去了。

“辛大夫,我儿子盛浩的手术,就拜托您了!这是一点小意思……”守候在手术室门口的钟秀琴看到儿子的主治大夫辛德仁过来,立刻上前塞了一个红包。

辛德仁捏了捏红包的厚度,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轻松地笑容:“放心好了,角膜移植手术的难度不大,成功率很高的。放心啊……我进去了!”

听着他的话,钟秀琴心里一直绷着的担心总算是放松了一点。

“老辛!这回又不少吧?”一个年轻大夫凑过来小声的问道,刚刚的一幕他都看在眼里了。

辛德仁是海州一院眼科的头把刀,对于一万块钱的红包自然是不会放在眼里的。他淡淡地笑了笑道:“也就一顿饭钱……回头请哥几个一起搓一顿也就没了!”

“我听说这家人挺困难的,凑手术费就凑了一个多月?”

“是啊!是挺困难的,就这样手术费用还差五千多呢,我看他们母子可怜最终决定还是给做了……”辛德仁说这话的时候,心理上还是挺满足的,在他看来动这台手术也算是做善事了。

“手术费用差五千,院里会同意吗?”现在可都是科室自负盈亏,做这种带有慈善性质的手术,可是要大家分担的。

同为眼科大夫的同事心里有些不舒服,可他又不能说辛德仁拿大家的钱做好人,也就只能提到院里的规定……

辛德仁自然知道对方心里的真实想法,他微微一笑道:“手术费差五千,自然不可能我们垫上……我给他用的是别的渠道弄来的角膜!”

别的渠道!

正规渠道的角膜费用是其他渠道的一倍多……五千块钱!哼,这家伙在这上面还要赚一笔。想到这里那个年轻大夫也就“呵呵”一笑走了。

做好了所有准备工作之后,辛德仁开始给盛浩做手术了。

今天这角膜也不知道是从什么人身上摘下来的,反正这些器官贩子总有路子。看着那微微有些泛蓝的角膜,辛德仁心里有点嘀咕。

这角膜和平时用的那些不太一样。

换上这个角膜,倒是给了你一副蓝眼珠……辛德仁看着面前躺着地盛浩笑了笑,开始了移植角膜的工作。

用开睑器打开了盛浩的眼睑,清除掉残破的眼角膜之后,辛德仁小心翼翼地拈起了一片角膜,贴到了盛浩的眼球上……

按理说后续还有一些固定工作。可就在这片角膜贴在盛浩的眼球体上的时候,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淡蓝色的角膜竟然自动融合了!

这种情况辛德仁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也没多想径直将第二片角膜也贴了上去……

当两片角膜完全融合之后,盛浩的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怎么了!”看到所有的监护仪器都出现了故障,数据乱跳,甚至连手术室的无影灯都开始闪烁的时候,辛德仁吓了一跳。

他看到盛浩的身体在不由自主的颤动,想要上前压住他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电流从自己的手掌穿透了手套……

砰!

辛德仁被弹飞了出去,跌坐在地上之后,双眼茫然地看着手术室里的人乱作了一团。

此时的盛浩,虽然整个人在颤抖,但神智还是非常清醒的,他听到了一个奇怪地声音……

“主脑连线中……连线成功。艾泽拉斯太空堡垒一级星舰指挥官,欢迎您重新登陆主脑系统。请重新设置系统权限密码!”

这是什么鬼?

盛浩心里刚刚腹诽了一句,那声音又响起来了:“‘这是什么鬼’,系统权限密码重置成功!系统使用说明正在更新……”

紧接着,盛浩的脑袋里就仿佛一个20G的硬盘突然塞进了100T的文件,整个大脑都被撑开了,这些信息流传送的过程中盛浩的脑域也被改造开发了一遍。

异世界的一个神秘位面。

一位穿着笔挺军服的白发将军,冷冷地训斥着一个穿着紧身战衣的女人:“卡洛斯指挥官在位面旅游过程中意外身亡,你们取回的遗体缺损了一部分!元老院决定关闭位面旅游通道。你被判处永世监禁,作为处罚……”

“为什么?这种小事情以前也发生过,都只是警告处分。”女人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将军冷厉地呵斥道:“你知道卡洛斯指挥官的重要性吗!他是拥有登陆主脑权限的圣殿骑士!”

“登陆主脑权限?!”女人的脸一下子煞白,她的未来也跌到了无尽深渊。

第二章 冷言冷语

盛浩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整个人都一直在不停颤抖。

对于这种情况,辛德仁的解释是正常的肌肉震颤,只是暂时查不出病因,需要观察。

原本角膜移植手术的恢复期也就一个月,而盛浩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三个月。

辛德仁所说的“肌肉震颤”,持续了差不多两周。虽然后来都不抖了,但整个人却陷入了一种植物人状态。

在外人看来,盛浩处于深度昏迷,但其实他的神智却非常清醒,除了身体不能动之外大脑却一刻都没停歇。

他在学习,疯狂地学习。

虽然他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但他很清楚,自己的大脑可以登陆那个叫“主脑”的系统。

虽然他所能了解的只是这个系统浩如汪洋中的一滴水,但仅仅这么一点点就足以让他可以像神一样的俯视这个世界所有生灵了。

他所在的这个世界,只是整个宇宙中的一个位面,而且是最低等的位面。主脑所在的位面处于整个宇宙各位面文明的上层。

“主脑”是那个强大位面的统治者。

不过这个主脑,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系统。

一个完全按照系统法则运转的没有主观意识的智能系统。

以他目前的权限,可以动用一些异能,也可以学习一部分能够接受的“基础”知识。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八月份了。窗外的蝉鸣吵得盛浩心绪有些烦躁。他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点微弱的光感。

他能感觉到有一只手在给自己擦拭额头的汗水。这只手的触感,还有他闻到的那股幽幽的茉莉花香般的味道,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这不是他的母亲。但在他似睡似醒的这段时间里,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女人经常会出现在他身边。

他努力地睁开眼睛后,那点微弱的光感在渐渐增大,一开始是一片白色,等他想要看清楚一些的时候,出现了一种粉嫩的粉红色,紧接着又是一片雪白,不过这种雪白和之前那种白不同,有点白里透红。

当他将视线的焦点收回一点之后,他刚刚看到的那两个浑圆物体完整清晰地展现在他眼前了。

盛浩已经是十八岁的成人了,对于自己看到的东西是什么非常清楚。第一次尝试透视异能,竟然就看到了不该看的,这让还是童男的盛浩有点面红耳赤心跳加速,身体的一些自然反应也渐渐地产生了。

方倩柔照顾盛浩也有三个月了,在她看来这对母子的确是太不幸了。盛浩的手术出了问题,可辛德仁一直都不承认自己的手术过程有什么失误。

在病房里住了三个月,除了日常的普通用药,基本就没有任何治疗和护理措施了。要不是方倩柔帮忙,钟秀琴根本就照顾不过来。

“也不知他还会有多久才能醒……”

这屋子里连空调都关了,对于这些缴费时长拖延的贫困患者,医院的待遇也相应会降低不少,据说这是为了节约运营成本。但在方倩柔看来纯粹就是毫无人道“死要钱”。

方倩柔给盛浩擦汗的时候,感觉到胸前没来由的有点热……这种热度好像还在来来回回的“扫描着”。

她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

盛浩的眼睛上还蒙着纱布,不过他眼睛周围的确是在动,眉毛也是一挑一挑的。更让人狐疑地是他的脸,通红通红的……还有薄薄的被单下面撑起了一顶小帐篷。看到那个部位,方倩柔也不由得脸一红。

“盛浩!你醒了吗?”方倩柔小声地问了一声。

盛浩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钟秀琴带着做好的鱼汤过来了。

“钟阿姨,盛浩醒了!”方倩柔的声音有些激动。钟秀琴也有点不敢相信,她怔愣了一下之后,立刻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辛德仁终于过来了,检查了一番之后,他冷冷地说道:“我早说过,他没事的……既然醒了就办出院吧,走之前把费用结了!”

说完之后,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殊不知,在他的身后,盛浩的眼睛正冷冷地盯着他。

从小失去父亲的盛浩对母亲是非常珍视的,最听不得的就是母亲去求别人。但在这三个月里,他虽然不能动,但曾经数次听到母亲向辛德仁哀求,而这位大夫却总是以冷言冷语回复。

刚刚的那句话,让盛浩非常清楚,那个一直都以冷漠伤害母亲的医生,就是刚刚这个漠然离开的家伙。

“浩浩,为了给你治病,妈把房子卖了。我们现在去外婆家住……”带着不多的行李,钟秀琴母子走出了医院。

听到要去外婆家住,想到小舅妈那张刻薄的面孔,盛浩的表情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钟阿姨,盛浩,我送你们回家吧!上车……”方倩柔的车停在母子俩身边,打了个招呼之后,就直接把他们拉上了车。

“谢谢你哦!小方姑娘,你真是好人!”

对于方倩柔这个帮她照顾了儿子三个月的义工,钟秀琴还是非常感激的。

方倩柔在前面开车,也没回头笑着说道:“没什么,我正好顺路!”

“浩浩出院啦!”外婆看到盛浩之后脸上一脸的欣喜,浑浊的眼睛之中泛起的泪花让人动容。

“呵呵……回来了就好啊!钟秀琴,你当初可是说就住几个月的!现在你儿子也出院了,你该找地方搬家了吧!”

就在这时,盛浩的小舅妈汪月芬从屋里走了出来,脸上虽然挂着笑,可话却是冷冰冰硬邦邦的。

看到这一幕的方倩柔,感觉自己在这里有点不太方便,随即提出了告辞。

钟秀琴客套着说了一句:“方姑娘,吃了饭再走吗!”

“吃什么吃!又不是自己家,还招三领四的……”汪月芬脱口而出地呵斥道。

“砰”地一声盛浩砸烂了面前的一张桌子,把汪月芬吓了一跳。

“妈!我们明天搬家!”

盛浩冷冷地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

第三章 恨意满

海州十五中是盛浩的母校,他在这里生活了快三年。再次看到熟悉的校园,盛浩却有种物是人非的疏离感。

现在还在放暑假,学校里并没有学生上课。盛浩和门卫大爷打了个招呼之后,径直往体育馆的方向走了过去!今天他来了结一些事情,顺便为明天搬家弄点钱。

“杜滕、汤勉、陆原!你们好惬意啊……我回来了,我们之间的事情也该有个了结了吧!”盛浩走进球场的时候,话语虽然很平静,但他所说的话却让三个被他叫到名字的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汤勉看到盛浩更是有些歉疚。

他们两人是小学同学,相比起杜滕和陆原他们,他和盛浩之间的同学关系整整有十二年。这次的事情,他也没想过会给盛浩带来如此大的伤害。

“盛浩……对不起!”汤勉诚恳地朝盛浩弯腰鞠了一躬。

杜滕立刻上前对汤勉怒道:“你脑子进水啦!”

“盛浩!我上次就说过,今后不想在十五中看到你,看见一次打一次,你没忘吧!”杜滕冷哼了一声指着盛浩说道。

一开始他也被盛浩那阴冷地语气镇住了,一愣神之后,他又觉得有点可笑,书呆子竟然还敢威胁他?

真是笑话!

恢复了校园小霸王姿态的杜滕根本就没把盛浩放在眼里。

而一旁一贯喜欢下冷手的陆原冷冷地看着盛浩,猛然将手中的篮球朝着盛浩扔了过去。

陆原是球队里的三分射手,投球的准头是很厉害的,他这突然地掷球,速度快力道猛,正对着盛浩的脸砸了过来。

梆——

一声轻响之后,那只篮球稳稳地停留在了盛浩的脸部。

可当盛浩的双手放下来的时候,那只篮球却平静地躺在他的右手掌上。

“准头倒是不错!可惜力度小了点……”盛浩的话还没说完,同样的动作,球又飞了回来。

咚!

陆原的脑袋就像被一辆时速两百码的赛车撞到了一样,整个人倒着飞了出去。

看着仰面躺倒在球场上的陆原,杜滕的惊愕就好象见鬼了一样,他长大着嘴巴,看了看陆原,又看了看盛浩。

愣了好半晌之后,他才怒喝道:“给我一起上,揍着小子!”

篮球队今天到的还挺齐,听到杜滕的招呼,这些人高马大的球员们立刻朝着盛浩扑了过来。

看到他们扑过来,盛浩眼中闪过一道厉芒。

他站在原地并没有移动半步,双手也只是垂在身侧,根本就没有任何准备干仗的架势。

“我今天要把你眼珠子都揍出来,我看你还能不能再找到眼珠子装上了!”杜滕红着眼睛一拳直朝着盛浩的面门砸过来。

看到这只斗大的拳头,盛浩的嘴角竟然还露出了一丝微笑,就在拳头堪堪要砸中他鼻子的时候,他的头猛的一偏。

脚下却已瞬间发力,一脚踹在了杜滕的膝盖上。

杜滕耳中只听到“咔嚓”一声响,整个人失去了重心,向前栽倒。

“砰”地一声,两百多斤的一个人砸在地板上震得地板都颤了一颤。

倒地之后,杜滕根本就没有站起来的可能,他的膝盖已经碎了,而脑袋砸到地板上之后,和陆原一样,晕了过去。

一个球员就在这时也已经冲到了盛浩面前,他的右勾拳是朝着盛浩的左脸打过去的,可盛浩却在这时径直向前跨了一步,一记直拳正中他的鼻梁!

又一个倒下了!

随后上来的一个家伙手里还拿着一根拖把。盛浩迎着他砸下来的拖把,左手稳稳地抓住拖把柄,右手一个上勾拳,又是一拳在这家伙的下巴上结结实实地来了一下。

将这个家伙打飞之后,他手里就多了一根拖把。

猛一转身,拖把冲着身后的一个大个子的脖子顶了一下!

收回拖把的时候,拖把柄末端又戳中了身后另一个球员的“小弟弟”。

从开始到结束,最多也就只有半分钟,倒下了九个。每次出手只是一击,而后果也很清楚了。看着躺倒一地的球员,汤勉的心都在颤。他的脚也在颤……有一股热流已经抑制不住地顺着两条腿哗哗地流了下来。

盛浩转头看了他一眼,鄙夷地把拖把扔到了汤勉的脚下:“把地拖干净!”

这种经历过无数武技名家精心淬炼过的星舰战队格斗术,用在这帮小杂鱼身上还真是有些浪费了。

今天是盛浩第一次实战,从自我感觉上来说,技术的运用还有些生疏,最主要是这具肉身的强度和实力还是太差。

看来今后还是要加强锻炼才行。

盛浩走到杜滕的身边,蹲了下来。

把这家伙翻过来之后,他拍了拍杜滕的双颊:“别装死!我问你一句话……”

“盛……盛老大,你……你说……”杜滕已经被盛浩的凶悍震慑了心神,此刻膝盖上还钻心的疼,他是不敢再嚣张了,声音中还带着颤音,生怕一句不合盛浩就要了他的小命。

他和盛浩刚刚唯一的一次对视时,他分明是看到了一丝杀意的。

“你们三个堵我,是你带的头。用激光笔弄坏我的眼睛……是谁指使的!”

事发时,他被他们堵在小巷子里围殴,杜滕弄瞎他眼睛之前,盛浩听到汤勉出声制止,可杜滕说了一句“不弄瞎他就收不到钱!”

从那时起,他就猜到了幕后主使人,他需要得到杜滕的亲口招认。

“曾公子……是曾志豪主使的,他给了我两千……”

盛浩的眼神越来越阴冷,看着眼前的杜滕恨意满胸,两千块钱差点就毁了他们一家。

左手紧紧地掐住了杜滕的脖子,只要他稍微再用一点力,已经有些窒息迹象的杜滕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可就在这时,盛浩的脑海中出现了一行字……

“龙形玉牌,材质和阗籽玉,质地上乘,产于明代。制作者陆子冈。本位面价值五万元。”

盛浩愣了一下,松开了手之后,看到了杜滕的脖子上的确挂着一块温润白皙的玉牌。

第四章 赏玉轩

“咳咳……”

盛浩松开手之后,杜滕的肺部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猛烈地吸入一口气之后,他就开始咳嗽了起来。

“我刚刚说过,我们之间的事情总要有个了结。这次你弄坏了我的眼角膜,手术、住院这些费用花了五万,逼得我母亲卖了房子,那房子本该价值二十万的……你说说,这笔钱我问谁去要呢?”盛浩眼中的杀气已逝,但话语中的威胁在杜滕听来还是阴森森的。

杜滕原本想说这事情应该去找曾志豪算账的,可话到嘴边又给生生的咽了回去。曾志豪是翰云集团总裁的儿子,曾家的孙少爷。那也是不好惹的……

至少在他看来就算是盛浩再能打,也没办法找曾志豪算账的。这二十万的帐也只能算在他头上了……

“我赔,我赔给你……可是我没这么多钱……”杜滕想到二十万这笔巨款,让他找他哥去要也是个麻烦,哭丧着脸说道。

盛浩抬头看见呆呆地站在一边已经拖完地的汤勉,冷声喝道:“你!去找纸笔来!”

听到这话,汤勉立刻跑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拿着纸和笔回来了。

“把你受曾志豪指使对我做的事情,都写下来!再写上自愿赔偿,欠我二十万!”盛浩一把将他脖子里的玉牌扯了下来,“这东西就算第一期赔款!”

“告诉曾志豪,他欠我的,我会随时找他要回来的!”

拿到了杜滕的招供书和签字画押的欠条和那块玉牌,盛浩冷冷地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走出学校之后,盛浩再次确认了,系统对于这块玉牌的鉴定结果。这块玉牌价值五万块钱,虽然不够买房子,但作为本金应该是够了。

曾志豪和他是同班同学,两人的成绩也是高三应届生中数一数二的。虽然盛浩一直都能在学习成绩上压曾志豪一头,可两人却是分属两个截然不同的阶层。

盛浩的父亲是个因公牺牲的军人,母亲下岗在家做缝纫织补,盛家是处于贫困线下的社会最底层的一份子。

而曾志豪含着金汤匙出生,从小就生活在大富之家,锦衣玉食豪车保镖,是真正的上流社会的贵公子。

虽然知道是曾志豪指使杜滕弄瞎他的眼睛,可现在的盛浩却并不能对曾志豪做什么。就算是他凭着一身超绝的武力打上门去,几分钟后就会有大队的军警将他包围。就算是他杀了曾志豪,他也要抵命。

他还有一个无依无靠的母亲。

为了曾志豪这么个垃圾赔上自己的命和母亲的未来,根本不值得!

盛浩早就已经计划好了,凭着主脑系统的帮助,他可以很快聚敛大量的财富。成为比曾志豪更富有更有权势的人,将曾志豪所倚仗的财富权势一一掏空,让他失去一切。

匹夫之怒,血流五步,那不叫复仇!

真正的复仇是让仇人生不如死……

这块玉牌要卖掉才能换到现金。盛浩知道这类古玩玉器在城隍庙北市老街那边有个集市。

城隍庙是海州一个著名的景点,这里有建于明代的三宫一观,是海州地区道教活动中心。在城隍庙周围都是从明清时期遗留下来的老商业街区。

北市老街又叫“古玩一条街”,集合了大大小小有字号的古玩店将近三百多家。至于那些摆地摊的“包袱铺”,更是数不胜数。

走在窄窄的街上,道路两旁都是店铺,街道中间还有一溜的地毯。走路的人还真是得小心一点,说不定一个不当心就踩烂了人家“价值连城的古董”。

盛浩在一家名为“赏玉轩”的店铺门口看了一会儿。这家店铺规模还是挺大的,占了一排五开间,三层楼。店铺的门脸极为气派,店招的三个大字还是著名书法家金玉溥的手笔。

就这家吧!规模大一点的店铺,收购价应该也高一点。

对古玩这行完全不懂的盛浩凭着规模选定了要出手玉牌的店铺。

“小兄弟,要买点什么?我们这里有刚到的翡翠首饰,还有和阗玉的。送给女朋友的生日礼物这种小巧的配饰最好了……”迎面过来的伙计倒是会察言观色,一看盛浩就是个学生。如今学生早恋那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他这么说也算是一种试探。

“我有一块玉,想找个师傅给看看……”盛浩并没有去看那些介绍给他的首饰,他是来卖东西的,天色也不早了没时间耽误工夫。

伙计看了他手中的玉牌,刚刚的热情稍微淡了些,平静地说道:“跟我来吧!”

“齐师傅,有人来卖玉!”伙计领着盛浩到了屋角的柜台前。

这位齐师傅,四十多岁的样子,鬓角略微有些花白,看样子倒是挺有经验的。

“哦,什么玉……明清牌啊!”齐昭抬头一看就道出了这玉牌的来历。

自古以来玉佩种类很多,最具代表性就是牌形玉佩。行内人称“别子”是明清两代比较流行的一种佩饰,形状以长方形为主,也有圆形、椭圆形等。所以这类玉牌也就有了明清牌的称谓。

据传,玉牌子始于明代,就是为明代玉雕大师陆子冈所创。

盛浩听他这么说显然是个懂行的,随即说道:“这牌子是陆子冈制作的,能值多少钱?”

“子冈牌?”齐昭连手都没碰这块玉牌,就哈哈大笑起来,“小伙子!你当子冈牌是大白菜呐?我干这行二十多年了,就见过一次真正的子冈牌!别扯了……”

盛浩也不知道陆子冈是谁,系统是这么说的,那就肯定是。

他诚恳地说道:“这的确是陆子冈作的,您给好好看看!”

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齐昭不耐烦地接过玉牌,翻来覆去看了大概五分钟,摇了摇头说道:“倒是明代的做工,保养的很差,各种污渍把玉都浸蚀了……”

如果是真的子冈牌,这主人还能如此糟蹋宝贝?

齐昭也没多想,径直开了个价:“五千块钱吧,已经到顶了!”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