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光

时光带不走的,是你!(沙溪,我悄悄的来去…)

LensNews


沧桑岁月,静默守候。

时光,

像是没有来过,

却早已刻下了若隐若现的印记,

无法捉摸。

小镇上满是古韵,

街道两旁的微风送来的

仿佛也是从古老国度飘散的花香。

隐逸的小镇,诠释了真正的岁月静好。


这里是:剑川-沙溪。

沙溪古镇

我悄悄的来去

 

时光带不走的,是你

这个被誉为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集市,

在有“西南敦煌”美誉的巍巍石宝山旁,

轻拥着清悠绵长的黑惠江,

依山傍水,是一块藏在珍宝之地的瑰宝。

一座因盐和茶兴盛的小镇,

如一位历经世事的老人。

从唐朝直至民国的1200多年时间,

南来北往的马帮络绎不绝,

沙溪成为一个经济繁荣的陆路交通码头,

同时也带动了这一地区

民族宗教、文化的兴旺与发展。

历史远去,

曾经的繁华与喧嚣也被湮没,

留下的是古朴与厚重。

 

遗落红尘的散漫时光

夕阳洒在街道上,

柔柔的光圈在空中飘浮,

几经徘徊,踏上了那一条条

充满神秘古老气息的茶马古道老街,

在暖阳中寻找那段遗落在红尘中的散漫时光。

细碎的阳光,透过古朴的青瓦,

穿过街道两旁的树叶,

散落在青砖铺就的小道上。

古城的静谧闲适,

很快就冲淡了旅途的劳累奔波。

就像所有的古城一样,

安静恬淡才是生活的态度,

但大多数的古老城区也早已融入了繁华之都,

迎来送往的承接着人们的情思,

喧嚣变成了很多作为旅游城市的古城的代名词。


而沙溪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难得可贵的保持着自己的幽静,

不被世俗纷扰。

踏上阳光溢满的斑驳青石板,

沿着小巷缓缓前行,

走进了那段茶马古道上马帮兴盛、

商业繁荣的历史。


古戏台、古寺庙、古商铺……

早该作古的建筑,

配合上当地的白族特色,

融合出的是一段岁月长歌。

东西南北联通的小巷,

四通八达地展示着当年的繁华街景。

当年的马帮走来,带过了一路的热闹繁华。

马帮走了,那一路的盛景依旧,一片繁华。


匆匆时光里,

留下了古韵犹存的民居、商铺,在那青石板上,

恍惚还有达达的马蹄声,

就像时间在这里按下了暂停键,

时光静止在繁华马帮路过的时候。

悠扬的洞经古乐、欢快的白族歌舞,

在历史的不断洗刷下,还保留着当初的古朴。

街道两边坚强存活了数百年的古槐树,

见证着这片古朴的小街兴衰,历经沧桑。

有一颗老槐,已经耐不住岁月的蹉跎,

慢慢老去。

新植的槐树,正在茁壮成长,

却比不上老树的枝繁叶茂。

东边一座坐东朝西的老戏台,

低檐转角,仿佛还能听到咿咿呀呀的吊嗓子,

仿佛还能听到叫好卖座的呼声。


与老戏台遥相呼应的是兴教寺,

是现存较好的明代白族阿吒力佛教寺院。

殿前的白族老人,满是皱折的脸上,

是幸福和满足。

侧殿的历史人文,供人瞻仰。

寺登街保存完好的三个寨门,畅通无阻。

寨门中间,悠长的小巷深处,满是白族风情。

尽诉沧桑的同时,还在昭示着过往的兴盛。


悠悠岁月,留下一方净土;

隐逸的好天地,褪尽浮华。



每一个去过沙溪的人,

都开始计划着第二次出发。


若你来,请轻轻地,

莫要叨扰这方宁静。



爱上大理

文献名邦 · 诗词大理

《龙尾关楼》 

李元阳

孤城独上海门关,靡靡千山复千山。
设险自天真奥绝,探险容我任跻攀。
昆弥岛屿苍茫外,鹫岭云霞缥缈间。
六诏战争成底事?持竿人坐钓鱼湾。

以上文章由“爱上大理”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部分源于网络,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爱上大理·因为有你

    于海光山色中,荡漾心灵; 
   于人间仙境中,羽化身体;

   于千回百转中,爱上大理;

   此刻,不再只是匆匆过客,已是相濡以沫!

 公众号ID:asdl-cn

扫描上方二维码可以订阅哦!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