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光

图说大理 | 玉兰花开,乱红飞过秋千去

LensNews

 

文图/蒹葭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大抵,宋人欧阳修的这几句哀叹春暮的蝶恋花,用在这个早春的二月,是有些不恰当的。

但大理的早春二月,的确是有些早春的乱红,已然的在那些炽热的阳光下怒放后凋零,比如那一树乱红飞溅的各色玉兰。,虽然是门掩黄昏,庭院深锁,依然的挡不住春光外泄。

苍洱间早春乱红飞过的去处,当是苍山脚下的大理大学那一片各种玉兰花枝乱颤的悠长的大道吧。

那条顺山势铺展开去的道路,在苍山的夕阳之下,在苍洱还算柔和的暖风中,在一片玉兰色高洁的摇曳里,点缀着这个时节苍洱间另一片养眼而迷人的风景。

在这样早春的玉兰色里,苍洱的那片天地就这样的澄明而灿烂着,那些各色的玉兰花,就这样的在这片澄明的天地间肆意地绽放着,妖艳着,飘零着,诉说着这个早春早到的那一树风景······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这样的一些意境是有的,这样的一些感概也是有的,当然,这样的一些意淫也是可以有的!

这个以樱花而闻名的彩云之南最美的校园,这个早春的二月里,那些莘莘学子们还在五湖四海享受着豆蔻年华的假期之乐,那些灿烂而艳冶的樱花,也还在孕育着即将怒放的那一片火样的热情。

只有那些高洁的玉兰,在早春的暖风中,绽放着短暂的艳丽,为即将回归的那些莘莘学子,为即将艳丽的那一个樱花烂漫的校园,孕育着即将来临的热闹的烂漫。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这个早春的二月,有稀疏的游客踯躅于苍洱之下的夕阳草树中,当然,也有一树玉兰在夕阳暖风里肆意的绽放,还有无数绽放之后的乱红,在斜阳暖风里随意的零落,只是少了些”墙外秋千墙内道,墙外行人,墙内佳人笑“的另一种韵味和风景而已。

但不管怎样,那满树的玉兰已经在早春的风里玉树临风的绽放,那满园的春色灿烂,已然的不远了!

这个早春,在大理,在苍山之麓,在洱海之滨,玉兰花开,乱红一片!

这个早春,在大理,在苍山之麓,在洱海之滨,玉兰花开,落英缤纷。

图说大理,早春二月,落英一片。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