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美食

生活家 | 这个水果超级好吃,就是有点贵…

LensNews

吃货,是对一个人的最高褒奖


✦✦✦



说起奇异果,大概所有中国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新西兰。


“金黄丰润”、“阳光能量”、“口感充盈”…好像所有的赞美都不足以表达国人对这个漂洋过海的“水果之王”的喜爱。


还有它不菲的身价,国内市场上一般一枚奇异果就可以卖到5-15元,抵得上一斤国产猕猴桃的价钱。


也许你会问:“等等,奇异果和猕猴桃难道不是一种东西吗,到底有什么区别?”从本质上讲呢:没有!硬要说区别的话,就只剩下生长环境不一样了。


100多年前,新西兰一个女教师从湖北宜昌把猕猴桃种子带回国。到了90年代,“留学”回来的猕猴桃,摇身一变就成了国人眼里熟悉的奇异果。




于是,在一些人的印象里,猕猴桃就是一种便宜的很土的水果,而奇异果却是洋气的进口水果。


每次一想到这里,我都会心有不甘!


凭什么同样都是猕猴桃,哪怕品质都一样,受到的待遇却完全不一样呢?


几乎和十几年前奇异果的出现一样

这几年国内市场上

开始出现了一种比奇异果更小的水果

它还有个类似的名字——奇异莓



和奇异果相比,

奇异莓的个头更小,大概只有拇指一样大

也没有毛茸茸的外衣

小得惹人喜爱的那种!



不过在国内要买到这种“小精灵”

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目前只有国内几个一线城市的个别超市有售

而且几乎都是新西兰进口

价格则高到了150-180一斤


深圳沃尔玛山姆店里来自新西兰的进口奇异莓,每斤售价151元,每盒37.8元(125g)。一般新西兰进口的奇异莓一斤要卖到150-180元,贵的可以卖到300多一斤。


你也许会问,为什么我对这个行业这么熟悉?


其实,94年我就开始做农业,05年开始接触猕猴桃这个行业,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在思考国产猕猴桃行业。


我是陈彬,60后老农人,中国农科院技术专家,也是联想农业猕猴桃行业的创始人。


这是我在新西兰考察他们的奇异果种植基地的图片


打小我在中国农科院长大,彼时住处的周围全是白薯地、玉米地、小麦地、试验田,所以潜移默化,我对农业自然有了割舍不掉的感情。


北方交大自控专业毕业后,我就开始为各类水果储藏保鲜提供技术服务,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了猕猴桃这个行业。


刚开始只是给一些猕猴桃企业做技术储藏实验

后来自认为积累了不少经验

就开始了产业化的生产经营

我在新西兰的奇异果基地考察他们的产业工厂。做产业化发展经营的时候我没有单打独斗,而是和现任贵州省猕猴桃协会主席李深一起创办了四川中新农业和华夏联诚,这两家公司就是现在的联想佳沃猕猴桃——“柳桃”的前身。


到了2011年

我参与了中科院猕猴桃专家:

黄宏文老师和钟彩虹老师,

组织撰写的国内最权威的一本猕猴桃行业专著

——《猕猴桃属 分类 资源 驯化 栽培》的编写


有些时候,越是深入了解,越能感觉到这其中的无奈。国产的猕猴桃经过这么多年的驯化,口感上早就和进口无异。


但就是改变不了它又硬又酸、便宜又老土的刻板印象,反而只要是和“新西兰”、“进口”搭上点边,就能卖个好价钱。



“老陈,你说凭什么?凭什么咱们中国的果子被带到新西兰去种,现在卖回国内,一个要卖到十几块,一个佳沛的果子,卖的比咱们一斤都贵啊!”


2012年,联想高管的“入模子”培训上,我和老朋友沈镇住在同一间宿舍,他反反复复问了我不下十次这个问题。

从左到右,陈彬、沈镇、钟彩虹、李深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回想了很多做了这么多年的猕猴桃。想了很多,有个念头始终在脑子里围绕:想要改变一个行业,不如去创造另一个。


就像10年前奇异果刚“闯”入国内市场不久一样,现在国内的奇异莓也处在这个阶段,新西兰进口的奇异莓只是少量的出现在个别城市。


反观国内的种植,奇异莓零星分布在东北辽宁丹东等地区,只有少量小规模种植。倒不如趁现在,进口奇异莓没有一家独大的时候,把奇异莓做成国人骄傲的水果。


而且,你别看这个小家伙个头小

它的VC含量可是苹果、梨的80~100倍

是柑橘的5~10倍

它才是真正的VC之王

一般成人一天只要吃一颗

就足以保证一整天的VC摄入量



相较于奇异果

奇异莓吃起来更加方便

只要清洗干净

就可以直接塞嘴里了

一口一个萌萌哒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为了这件事儿,我和沈镇前前后后聊了很多次,每次一聊都迫切地觉得,真的是时候开始做了。


新西兰可以把一个不起眼的山里的野果子,驯化成动辄上百一斤的“高档货”,为什么中国的土壤里长出来的就不行呢?





当然不是不行!


只是奇异莓娇弱的很,对环境要求很高,而且目前国内的运输和冷藏技术有限,让这个比奇异果还有灵气的小家伙,只能永远地长在深山里。


所以在我们走访了中国最大的奇异莓产区后,最后还是决定把基地放在北京西郊的深山区,一来这里处在深山之中,环境自不必说;二来这里处在北京的郊区,靠近消费市场。


选址在北京的郊区

这里方圆几十公里没有工业污染

对于一个常年在北京遭受雾霾袭击的“老北”

自己都觉得,能在北京能找到这么一块地方

真的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里植被丰厚、天蓝水清,龙门涧附近有京都第一峰“灵山”景区、百花山景区和京西大峡谷


为了可以种植出口感好的品种

我们还特意找了中国农科院这方面的专家

让他们挑选了两个最好的品种



等到所有准备好,真的开始做了

才发现整个过程比我们想象的更艰难

山沟沟里自然环境虽然好

但没有办公条件、没有宿舍

刚开始的时候

我们和两个工人放线、找拖拉机翻地

到处去看养鸡场、弄肥料……

不管大事小事,全都自己动手做


图片拍摄于2013年4月7日,那个时候刚把奇异莓的幼苗种下


我们当然也知道

光靠我们两个,还有农科院提供的优质品种

这些都还不够!

所以,我们两人前后合计了一下

干脆把国内在猕猴桃行业

数一数二的“高手”全都请来

一起来把这件事做成


我们邀请到中国猕猴桃协会理事长、中科院武汉植物园猕猴桃所主任钟彩虹教授担任项目总顾问,贵州省猕猴桃协会主席李深先生担任行业顾问,聘请有30多年农业种植经验的黄瑞国老师担任基地经理。(图中就是黄瑞国老师)


在他们的指导下
我们用到了很多国内外奇异莓新技术
还让园区实现半机械化管理

园区的奇异莓大棚用的新西兰T型大棚架栽培,这样可以让奇异莓枝干往两边生长,接受到的阳光照射更加均匀,采摘起来也更方便


从大城市钻进郊区的一处深山里,听起来这是一件很美妙的事,事实上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是这样觉得的:


在深山里,天总是黑的比较早,星光很亮,睡觉也踏实。晚上和同事聊聊天、看看电视,然后就到园子里去转一转,想象着这件酝酿了很久的事早点实现。


那段时间最幸福的事,就是夏天的晚上的园子里,夜很深,四下很安静,踱步在园子里真的就能听到枝叶生长的声音。





但是,这段“甜蜜期”并没有能持续多久,再坚定的决心,都被无数个漫长的黑夜消融殆尽。


一年、两年、三年,奇异莓的枝桠在生长,每个黑夜也会如期而至,但就是结不了果子。


我们不断往里投入,但却得不到不到一点、哪怕一丝的回报,像是一个石子扔进了茫茫的大海,掀不起任何波澜…


有那么一段时间,就连曾经觉得寂静无声的夜,都觉得成了漫长无尽的煎熬!


去年的春天忽然有一天,老黄走在园子里

看到一支枝桠的枝头开花了

拉着我过去问:“你看,这是花芽还是叶芽?”

“错不了,错不了,这次真的是花芽!”


春天果树萌发,在发芽的时候,它发两种芽,一种是叶芽,发出来的是叶子;还有一种是花芽,花芽代表着就可以结果,因为只有开了花才能结果。


看到花芽的那一天

我们都觉得这三年多的投入全都值了

越往夏天过,我们也就越激动

渐渐地看着枝头的花变成了果子



现在回想起来

看着果子长大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

我们第一批137亩果园成熟了第一批果子

开始了试果和上市销售



和我们刚开始预想的一样

这个带着灵气的小家伙果然受欢迎

甚至那个夏天我们自己都没好好品尝到

这么多年的成果就一下子被销售一空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看到奇异莓这么小小的一个

一起的老沈忽然灵机一动

不如赋予奇异莓一套形象吧

于是就有了“拇指姑娘”

——让拇指姑娘把萌萌的奇异莓带给你!



今年三月,新西兰第一批黄心阳光金果猕猴桃被装上货轮,前往目的地——中国上海。


这是佳沛在2017年第一艘出口的货轮,之前的19年里,第一艘货轮通常开往日本,而这一次,目的地就在中国。


中国原本就是猕猴桃的原产地,中国自己的土壤里怎么就长不出优质的果子呢?我们要打破这样的偏见!


而这个充满灵气的小家伙会是我们最好的尝试。


现在,我们在北京西郊的园区里,雇佣了当地的村民来种植奇异莓,既是我们对国产奇异莓的自信尝试,同时也能帮助到村民脱贫。


就像十年前的奇异果,五年前的蓝莓,现在就是处在奇异莓最好的时期。


所以我们想通过众筹的形式,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把奇异莓这种稀少的水果带到更多人的面前。其实,中国的土壤并不是长不出优质的奇异莓。




好了, 二姑娘已经准备下单买来尝尝鲜了

如果你想进一步成为奇异莓庄主共建人

欢迎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小开微信

进群了解更多详情

哦对了,加好友之前请备注“拇指”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