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新闻

大理州牺牲粗放发展 救洱海实施最严禁令

LensNews



       三月的云南大理,洱海碧波万顷海天一色,苍山峰峦叠翠白雪皑皑,浑然天成一幅壮阔的山水画卷。

  多年来,为守护这一天赐美景,大理人民费尽移山心力保住洱海三类水质。然而今天的洱海水质又到了一个最危险的拐点,大理面临着空前的环保压力。



  “环湖截污工程要提前半年完成,我们正在加快施工进度,也要保证工程质量,压力很大,今年以来都没有休息天。”头戴安全帽的张志峰3月11日上午在洱海西岸湿地公园旁的施工工地对记者说,他是洱海环湖截污工程指挥部副指挥长。记者看到一台台大型挖掘机械停在路旁,约10米宽的深渠内已经铺设好一排排粗大的蓝色管道,技术人员正在深沟里测量为回填土方作准备。这是洱海环湖截污工程的重要路段,今后大理市区北片区的污水都将流经这里集中处理。

 

 洱海面临的危机在于,去年水质虽然总体是三类水,但已经危机重重,有5个月是二类水质,比往年少了1个月;水温比往年提高了2℃,水面已不太清澈。与此同时,“随着周边城镇化进程加快,洱海水环境承载压力持续加大,主要入湖河流水质较差,净入湖水量大幅减少,截污治污工程推进较慢。”新任州委书记陈坚直言不讳地分析说。


  面对洱海危急形势,去年11月30日,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省长陈豪在省政府常务会上提出:“采取断然措施,开启抢救模式,保护好洱海流域水环境。”


  于是今年以来,大理州委州政府痛下决心,实施洱海保护史上最严格的最严格的保护措施、最严格的执法监管,确保入湖污染负荷增长势头得到遏制,“十三五”期间,洱海全湖水质稳定保持在Ⅲ类,湖心断面水质稳定达到Ⅱ类。


  但要实施最严保护措施,就会与当地一些产业发展相冲突。大理州的选择是:牺牲粗放发展,宁可经济发展慢一点,也要保护好洱海。大理州州长杨健对记者说:“生态文明是重中之重,洱海保护好了,大理经济才会发展!”

 

 因此大理州洱海保护治理“七大行动”有许多壮士断腕之举。对洱海最大的威胁就是发展过快的城镇,于是大理州决定从今年起,除环保设施、公共基础设施以外,禁止在洱海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内新建建筑物、构筑物,只拆不建,禁止拆旧建新。

  洱海边随处可见的客栈带动了旅游,但也给洱海带来重大污染隐患。大理州规定在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内,一律不得新增客栈餐饮等经营行为,从今年4月1日起,凡是在生态核心区的餐饮客栈,实施暂时性关停,待环湖截污工程封闭后,经核定达到标准的再恢复营运。

  从苍山潺潺流淌下来的十八条溪流,是洱海重要的清洁水源,然而经过沿途村庄取水使用,流入洱海的溪水水质下降,水量减少。于是大理州决定在今年底前建成大理市洱海流域各镇城乡统筹供水工程后,有计划地取缔和封堵洱海流域大理市范围内地下取水井、苍山十八溪取水口,让十八溪溪水全部清水入海。



  在洱海源头洱源县,大蒜产业和奶牛产业是当地发展经济和脱贫致富的重要产业,但也给洱海流域带来了严重污染。因此大理州决定引导洱海流域内大蒜种植向周边适宜种植区转移,逐年减少流域内大蒜种植面积;同时划定规模化畜禽禁养区,禁养区内现有养殖场在2018年内完成搬迁,手续不全的一律取缔;其他区域为限养区,实行养殖总量控制。

  在牺牲粗放发展的同时,大理州积极争取国家、省及社会各方支持,加大投资力度,将总投资29.8亿的环湖截污工程的完成时间从2018年底提前到2018年6月底;过去洱海东岸的海东开发曾是云南城镇上山的典型,现在为保护洱海而缩小海东开发规模,将海东开发规划面积从140平方公里调减到53.89平方公里,到2025年的人口规模从25万人调减到15万人。

  “非常时期要有非常行动!谁阻碍洱海保护就处理谁!”杨健州长在3月10日举行的全州洱海保护治理“七大行动”推进会上斩钉截铁地说。州委州政府还于3月10日成立16支洱海保护工作队,派驻洱海流域的16个乡镇,负责督促落实洱海保护治理“七大行动”。

  “洱海保护七大行动的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在实施转移限制奶牛产业、大蒜产业等洱海保护措施的同时,我们将采取生态补偿、生态种植、政府补助等措施帮助经济收入受影响的农村群众,力争实现洱海保护与脱贫致富的双赢。”曾经是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的副州长杨承贤告诉记者。

文字来源:光明网、大理日报

配图来源:苍山大雪等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