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光

段树正:守艺36年 只为“花柳曲”

LensNews

“金钱鼓子霸王鞭,双手推敲臂旋转,最是小姑唱白调,声声唱入有情天。”这是清代诗人段位对大理白族绕三灵的真实描述。而自2006年大理白族绕三灵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以来,在绕三灵丰富的民族文艺中,唱“花柳曲”的“花柳老人”已成为绕三灵的代表形象。


5月18日,段树正和今年的新搭档赵彩亮在本村本主庙内表演花柳曲。他的花柳搭档36年间换了好几个,只有他一直在坚持。


5月17日,段树正在洞经鼓乐表演中打镲。他也是村中洞经鼓乐队的成员,负责打镲。


院中的空地被段树正和老伴开辟成了菜地,平时种些蔬菜自给自足。“舞台”之外,段树正便又回归到了普通农民的生活,子女成家后,平时便只有老两口独自生活,还种着6分地。


各村各寨的绕三灵队伍中,领头的两位花柳老人,各以一手共执一株齐人高的柳枝,另一手分别挥舞牦牛尾和花手巾,边舞边唱,引领着队伍缓缓前行。他们一唱一和,类似相声的逗和哏,幽默风趣。其后的歌舞队列,唱着白族调,跳着霸王鞭和八角鼓舞。段树正,就是众多花柳老人中对花柳曲绝对执着的一员,今年70岁的他,已当“花柳老人”36年。

5月18日天刚亮,今年绕三灵的第一天,段树正收拾起白族绣花帽、墨镜、“牦牛尾”,准备赶往庆洞村绕三灵。这三件道具是段树正每次参加表演必备的。

5月18日,段树正坐马车去绕三灵。马车是最原始的绕三灵交通工具,坐上马车,段树正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的绕三灵盛会,36年的点点滴滴,汇成割不断的花柳情缘。

闲暇时,段树正与老伴编起了竹筐,补贴家用。老两口编的竹筐不用拿到市场上去卖,每次编好就有人上门来收了。平时一有表演就往外跑,家里家外都是老伴在操持,和老伴一起编竹筐是段树正弥补心中愧疚的绝佳时机。


1947年,段树正出生在大理市喜洲镇河矣城村一个普通的白族家庭。从小受村内浓厚的白族文化氛围熏陶,使得他对白族歌舞异常痴迷,特别是对“花柳老人”这一角色情有独钟。1981年,段树正正式加入村文艺宣传队。当时,他所表演的便是“花柳曲”,这一演就演了36年。36年间,他的搭档换了五六个,大多数早已不唱了,而他一直坚持了下来。作为领头人,他身上多了一份重重的传承责任。绕三灵使得全村人有了浓浓的精神寄托,段树正希望把“花柳曲”一直跳下去,直到跳不动的那一天。

段树正与搭档段树海在绕三灵会场上进行花柳曲表演。


虽然表演了36年,但是每次参与绕三灵表演,段树正总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每次表演前,段树正总会亲自装饰柳枝,检查挂饰,确保表演时万无一失。


和其他传统技艺一样,“花柳曲”也面临着后继无人等传承问题。对此,段树正满心焦急,他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轻人能接替老一辈的班,把“花柳曲”等白族绕三灵民间文艺很好地传承下去。

每逢节庆日或者村内有活动,表演队内总会见到段树正的身影。


表演之前,段树正总会与搭档进行沟通,确保表演时两人默契配合。


即使已经干了36年,一有时间段树正总会搭档进行沟通交流,交流表演技法与唱腔、唱词。


欢迎加入(大理摄狼)大理州摄影家协会群

微信群人数上百后二维码扫描无效,想进【(大理摄狼)大理州摄影家协会群】的请先关注大理摄影家公众号,扫管理员二维码来添加,由管理员统一邀请大家进群,添加时请注明入群。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