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新闻

女友跟了高富帅,我只用了一招让她肠子都悔青了……

LensNews

第一章 话不投机

痒,好痒,迷迷糊糊中,杨莹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上有什么在滑动,湿湿的,热热的,弄的她好痒。

“啪”杨莹莹就给了那东西一巴掌。

苏圣杰可没有防备,正在吻着杨莹莹的身体,却无缘无故的挨了一巴掌。

这个女人!还不能对她太客气了,苏圣杰的怒气上来了,他粗鲁的把杨莹莹身上仅剩的几块布给撕裂了,扔在了地上。

布帛的撕裂声,把杨莹莹给吓醒了,加上身体的燥热,她慌乱的睁开了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

“教,教,教授?”杨莹莹看着眼前放大的完美的俊脸,不可思议的喊出了声儿。

苏圣杰没有理杨莹莹,扯完了杨莹莹的衣服,又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直到看到苏圣杰健壮的上身,杨莹莹才惊醒过来。

“教授,你要做什么?”

“我要做你欠我的事!你欠了我的,我今天要连本带利的都要回来。”苏圣杰把健硕的身体压了上去。

杨莹莹本能的想推,可是又觉得贴着很舒服,她的身体越来越热,迫切的需要什么。

“我欠你的?啊!”在没有什么前戏和征兆的情况下,杨莹莹就被苏圣杰刺穿了,那撕裂的疼痛,让她有了片刻的清醒。

昨晚她在“帝豪”酒吧推销啤酒的时候,为了多卖一扎,跟客人打赌喝了一杯,后来就觉得头晕,那个时候可没有看到苏圣杰。

“你这个女人,太不负责任了,哼。”苏圣杰一边做着他喜欢的运动,一边嘴里还在发泄着怨气。

杨莹莹被身体的创伤痛的都要晕过去了,苏圣杰说的话她也没功夫去理会了,她的药效完全发作了,她突然想苏圣杰就这样,就这样,不要停下来。

杨莹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浑身的酸痛,她有点儿断片了,她好像看到教授了,不过教授好像不是以前的冷冰冰的样子,而是,而是……

哎,杨莹莹闭着眼去床头抓手机,被一只胳膊抓住了。

“啊!”杨莹莹吓的尖叫了起来。

“大清早的叫什么叫?”苏圣杰皱起了眉头。

杨莹莹看着面前的人,确实就是教授,活生生的在自己的眼前。

原来刚才自己想起来的都是真实的,自己失身了,而且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人,可是她却一点儿都不开心。

“教授,真的是你?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虽然杨莹莹爱着苏圣杰,可是却也不能接受他用这样的方式对她。

“你还好意思问?杨莹莹,你真的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昨天晚上要不是遇到我,你是不是又会跟其他男人上床?”苏圣杰起了身,厌恶的看着杨莹莹。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杨莹莹拉着被子,遮住自己身上的草莓印。

“哼,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的很,不要在这里装圣女了!你这样装,无非就是想多要一点儿钱,放心,我会给足你的。”说完苏圣杰就去洗澡了,好像杨莹莹是有多脏似得。

真是莫名其妙的,自己是招谁惹谁了?被强的人是她好不好,怎么看着想苏圣杰被强了似得。

掀开被子,看着床上那红色的花朵,杨莹莹的眼泪落了下来,她不明白为什么在他的眼里,是这样看自己的。

第二章 做我的情人

杨莹莹看着地上被扯的七零八落的自己的裙子,叹了口气,可怎么办,没有衣服穿,怎么出去?

她看着苏圣杰的衬衣,也没想什么,就拿过来穿上了。

苏圣杰洗了澡出来,就看到杨莹莹穿着自己的衬衣,露出白皙的长腿和半个翘臀,正在把地上的破布收拾了。

看着那香艳的画面,苏圣杰的喉头一紧。

“你在做什么?谁 让你穿我的衣服的?”苏圣杰围着浴巾走了过去,俯视着杨莹莹。

“我的衣服破了,我没有衣服穿。”杨莹莹指了指地上的破布。

“我会让人给你送来,把我的衣服脱下来!”苏圣杰把脸扭到了一边,不敢看杨莹莹现在的模样。

杨莹莹知道苏圣杰有洁癖,她知道他嫌自己脏,默默的脱下了苏圣杰的衬衣。

脱了衣服的杨莹莹,拉开了被子,再一次钻进了被窝,她往里挪了挪,想避开那团令她伤心的红色。

她这一举动,正好被苏圣杰看在了眼里,还以为她是生气自己占了她的第一次。

“做这个花不了几个钱吧?”苏圣杰看了一眼那团红。

“教授,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如果曾经对你的死缠烂打让你嫉恨,那么我对你说一声儿对不起,今天的事情我也就当做没有发生,我们就两清了,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再一次的侮辱,彻底的激怒了杨莹莹,她扯下了床单,裹住了自己,就要离开。

“站住!那床单也是酒店的,你不能拿走,等一下,会有人给你送衣服。”苏圣杰的脸黑的像煤炭一样。

已经走在门口的杨莹莹,停住了脚步,好像他也不是那么坏,还知道让人给自己送衣服。

见杨莹莹停在了门口,苏圣杰悠闲的坐在了沙发上,用手指磕着茶几。

“杨莹莹,你的脾气还是那么的倔,我听说你现在很缺钱,是不是当年的那个老男人把你给甩了?你妈妈在医院每天都会用很多的钱吧,这个钱我可以给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苏圣杰很喜欢看杨莹莹气急败坏的样子,这个时候她就跟一只炸了毛的小猫咪一样。

“什么条件?”杨莹莹对着门,以为苏圣杰会帮自己出主意,结果她没有想到,苏圣杰说出的话,就像一把匕首插进了她的心口。

“做我的情人。”苏圣杰一双深邃的眼睛,一直盯着背对着他的杨莹莹。

杨莹莹转过身来,一双无神的眼睛望着苏圣杰,她的眼里有着痛楚。

苏圣杰的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痛,不过他很快的就调整好了,对于这样的女人,他是不应该心疼的。

“教授,谢谢你给我这样的机会,不过,这样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那好,我就看你能倔到什么时候。”苏圣杰没有再提这件事,他知道,她会来求他的。

两人僵持的时候,有人来敲门,苏圣杰应了一声儿,那人推开门,把一个纸袋放到了门口就退出去了。

“穿上吧,想通了就来找我,这是我的电话。”苏圣杰站了起来,把纸袋拎起来放在了杨莹莹的手里,还有他的名片。

第三章 没钱住院

杨莹莹如同僵尸一样机械的穿上了衣服,曾经她心中的 男神,把她看成了最低贱的女人,她的心里在滴血。

穿好了衣服,杨莹莹把苏圣杰的名片扔在了一旁,想了想,又把名片捡了回来。

走出了酒店,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可是杨莹莹的心却被一朵乌云压的死死的,压的她都喘不过气来了。

她打了个电话,让好友丁当给自己请了个假,她是没有心情去上班了,她现在的这个状况,也没法集中精力工作了。

杨莹莹想回自己的出租房,好好的痛哭一次,自从当年家里的公司破产,她辍学,父亲被抓,母亲生病以来,她都没有哭过。

她用她幼小的肩膀,不停的去打工,就为了给母亲挣钱治病。被人冤枉过,被人嘲笑过,最可怜的时候,她为了节约一块钱的饭钱,在垃圾桶里找过吃食,她都没有哭过。

可是今天,她想哭,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把这两年心里的憋屈都发泄一下。

坐在公交车上,杨莹莹一直都呆呆的,直到那电话铃声,把她唤回了神。

杨莹莹一看是医院陆医生的电话,陆医生是妈妈的主治医生。

她急忙接起了电话:“你好,陆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

“莹莹,咳咳,你妈妈已经欠费三十万了,如果再不缴费的话,就要停药了。我和你妈妈多年的关系,也只能这样了,再欠下去,医院也不会给我面子了。”陆医生艰难的说,她也没有办法了,虽然知道杨莹莹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她妈妈每天的治疗费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好的,好的,陆医生,我去想办法。”本来想大哭一场的杨莹莹,被这消息把泪水又给憋回去了。

杨莹莹摸出了自己的钱包,现金也只有五百块了,卡上有三千块,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就算是找丁当借,也只能借几千块钱。

丁当就算是会借给她,她也不好意思再借了,丁当的家庭不是很好,一家人都是工薪阶层,她已经找她借了钱,到现在都还没有还上呢。

这可怎么办,三十万,三十万。

杨莹莹揉着自己的头发,脑袋都要被想爆了。

杨莹莹匆忙的下了车,也不顾身体的疼痛,她又急忙的转乘去医院的车。

到了医院,杨莹莹把卡里的钱取了出来,交给了陆医生。

陆医生看着手上的钱,苦笑一下,这点钱,只够三天的费用,就算是交了进去,也是杯水车薪。

“莹莹,要不你先把你妈妈接回去,这点钱,可以生活一段时间的,至于欠的钱,就先欠着吧。”陆医生叹了口气,把钱还给了杨莹莹。

“可是陆医生,我妈妈要是停了药,会怎么样?”杨莹莹没有接钱。

“这结果谁也预测不到,你妈妈的这个病,全靠药来控制,如果停了药,她会很痛苦,可是没钱在这里也是会停药的,住一天也是几百块,还不如回家去住呢。”陆医生给杨莹莹建议道。

“莹莹,你来了?快来,让妈妈看看,都瘦了。”章彩凤躺在床上,看着女儿,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妈妈,你好点了吗?”杨莹莹看着妈妈,妈妈当年可是个大美女,可是这几年被病痛折磨着,头发也掉光了,眉毛也没了,昔日的美丽已不在了。

“妈妈挺好的,妈妈想莹莹了,我们出院吧,和莹莹在一起,妈妈就觉得很幸福。”章彩凤知道欠了医院很多钱,院长也来催过了,说是明天就要停药了。

“妈妈,都是我不好,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杨莹莹扑到了妈妈的怀里。

“你很好,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儿,不过妈妈不想一个人在医院呆着,不管怎样,我都想跟莹莹在一起。”章彩凤抱着自己的女儿,以前一直吵着要减肥的女儿,现在都可以摸到骨头了。

第四章 一分钱逼死英雄汉

没有办法,杨莹莹只能给妈妈办了出院手续,叫了辆车,把妈妈接回自己的出租屋。

出租屋在A市的贫民区里,一栋又旧又破的楼房二楼。很小很小,就只有一间房,还有一个和厕所在一起的厨房。

杨莹莹把妈妈扶到了床上,把妈妈的药都检查了一遍,无非就是陆医生给的一些儿不要钱的维生素片,那些对妈妈的病没有什么用处,可是那对病有用处的药,她又买不起。

“妈妈,你先睡一会儿,我去买点儿菜回来。”杨莹莹把妈妈安顿好,摸了摸自己口袋里不多的钱。

还好陆医生让自己欠着医药费,这三千块钱也够生活到发工资了。

杨莹莹轻轻的关上了门,去附近的超市买菜去了。

想着妈妈的身体需要营养,杨莹莹买了条鱼,又买了只鸡,还买了些肉,反正家里的小冰箱也空了,买一次可以吃好几天。

买完了菜,杨莹莹又去看了看水果,那些水果都好贵,狠了狠心,杨莹莹买了几斤苹果给妈妈吃,她已经很久没有买过水果了。

回到了小区里,刚走到了楼下,一楼就出来了一个女人,头发上都裹着卷发器,穿着睡衣,脸上由于长年的熬夜皮肤都下垂了。她看到了杨莹莹脸上很是不高兴。

“哎,我说,你家里在做什么,弄的噼里啪啦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梁姐姐,我都没有在家,怎么会弄的响呢?”杨莹莹笑吟吟的看着梁姐,都是住在一起的人,也没有什么瞧的起瞧不起的。

“那才奇了怪了,明明是很响的,不过你也确实不在家。”梁姐姐狐疑的看着杨莹莹,不会是闹鬼了吧。

杨莹莹才猛然想起,妈妈在家呢,那声音,哎呀不好。

杨莹莹在那个女人的注视下,疯了一样的跑了上去。

用颤抖的手,摸出钥匙,对着锁洞半天都塞不。

好不容易的打开了门,杨莹莹就看到了有很多的红色的液体在地板上。

妈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周围那红色的液体就是妈妈的血。

杨莹莹把东西扔在了一边,扑了过去。

“妈妈,妈妈,你醒醒,你醒醒。”杨莹莹检查着妈妈的伤势。

妈妈的头上摔了一个洞,那血从洞里流了出来。

妈妈没有动静,应该是失血过多了。

杨莹莹掏出手机,打了120,在救护车来之前,妈妈都没有醒来,杨莹莹吓的哭了起来。

到了医院,妈妈进了抢救室,可是杨莹莹却被拦在了外面。

“你好,清问你是病人的家属吗?去把钱交一下。”一位女护士对杨莹莹说。

“哦,好,好。”杨莹莹跑到了收费处,把身上剩下的二千多交了进去。

“你这家属怎么回事,病人这么重的病为什么不送医院?在家里多危险,要是晚来一会儿,血都流干了,去交钱吧,给病人输血。”两个小时后,妈妈被推了出来,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那护士看着杨莹莹,脸上都是责怪。

“刚才才交的二千多就没了吗?”杨莹莹一听又要交钱,头都大了,那两千多块钱可是家里所有的钱了。

“病人的病那么重,就只是抢救和输液的费用都不够,现在她流了那么多的血,要输血了,里面已经没有钱了。”护士把收费清单拿给了杨莹莹看。

“那可不可以抽我的血?”杨莹莹把自己的胳膊送了过去。

“可以啊,那要匹配一下,如果可以的,你还是要去交输血费。”护士鄙夷的看了杨莹莹一眼。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