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新闻

三年禁渔,客栈暂停,走进“最严保护令”下的洱海

LensNews

清晨的洱海,湖面还有水汽氤氲,一名当地人划着小船。洱海,古称“叶榆泽”、“昆弥川”,水域周长116公里,湖岸平直而狭长,南北长41.5公里,东西宽3到9公里,湖中央共有3岛、4洲、5湖和9曲,面积约251平方公里。

傍晚,阳光透过云层和苍山的轮廓射向洱海。洱海,古称“叶榆泽”、“昆弥川”,水域周长116公里,湖岸平直而狭长,南北长41.5公里,东西宽3到9公里,湖中央共有3岛、4洲、5湖和9曲,面积约251平方公里。

傍水依山的客栈。洱海,古称“叶榆泽”、“昆弥川”,水域周长116公里,湖岸平直而狭长,南北长41.5公里,东西宽3到9公里,湖中央共有3岛、4洲、5湖和9曲,面积约251平方公里。

依山傍水的大理双廊镇。2009年之前,双廊镇不过是洱海边一个闭塞小镇,因为旅游业的爆发式增长,2016年大年初三,3000人的小镇拥进了8万名游客,一床难求。

依山傍水的大理双廊镇。当地人说,环洱海最佳人口是25万,极限是50万,现在洱海边常住人口就达85万,每年游客更高达一两千万。

一名当地农民正在插秧。环洱海周边并没有什么工业,水域最大的污染来自农业的面源污染和生活污染。

洱海周边随处可见的环保标语,宣传工作不遗余力。

洱海水域时不时因为富营养化而爆发藻类。洱海水捧起来就能喝的时光现在仅仅停留在当地居民的回忆中。

洱海水域爆发的蓝藻水华。洱海水捧起来就能喝的时光现在仅仅停留在当地居民的回忆中。

工人正在打捞藻类和水面垃圾,清理湖面。一条作业船载员三人,一天能打捞上来2吨多藻类。

2017年初,政府启动洱海保护治理“七大行动”。3月31日,大理白族自治州委、州政府又发布通告,位于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的餐饮、客栈经营者,在4月10日之前自行暂停营业、接受核查,直到环海截污工程竣工后,审查合格方可继续经营。

一辆轿车驶过一处环洱海截污工程工地。

百无聊赖的景区售票处工作人员闲谈打发时间。

一家关停的餐馆还未撤下门口的广告牌

前几年一房难求的客栈纷纷暂停营业,门口张贴表示支持的标语。

前几年一房难求的客栈纷纷暂停营业,往日挤满游客的小镇街道现在几乎没什么外地人。

一根杆子上挂满了各种民宿客栈的招牌。最严保护令出台后,环洱海区域的1900个客栈中,很少一部分证照齐全的,乐观估计关停的时间达14个月;另一部分陷于困局的经营者,则不知何去何从。

土生土长的客栈经营者赵一海。在暂停营业后,一部分旅游业经营者得以空闲到外面走走,一部分寻思着转做电商,寻找支撑在这里生活的可能。

空下来的赵一海去玉几庵祭拜本主。本主是白族普遍信仰的保护神。

双廊街头的当地人。

双廊街头的白族老人。

最严保护令出台后,仍有少数游客慕苍山洱海之名而来。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