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光

江东银杏

LensNews

撰文:钟佳芮     摄影:李    鸣

华秋十里,逝如斯夫。

白果入药,浮客空留。

如若世事扰攘,恩恩怨怨。往事错了,过了,流落了,恰似深秋的银杏叶,满地翻黄。


去年十月,为看一片黄澄澄的景,一行五人去往江东银杏村。不料事与愿违,去得早了些,唯有满目苍绿。闲来无事便在老村里行走,不时能看到几棵半黄的老树,却也不透。邻里的院门大多都是两扇矮木栅,斑驳的陈旧,或是新上了漆的,高处悬起两个大红灯笼。围墙有用木段随意插的,有石头堆砌而成的,缝隙里长着野生的花草和不知名的藤蔓。


走了许久,终是遇到了一小片熟透了的银杏林。满心欢喜,想用相机留下这被恩赐的一隅,但始终拍不出眼里的景。末了,拍了一片捡起的淡黄叶子,如是叙述。不知为何,回头看时,那宽阔的庭院和半掩的木门留给我尖利的悲伤。


只能别矣!我们看过的十分之一的秋季!

就这么来了,又走了,心甘,也情愿。江东的秋季,生命的秋季。也会就这么来了,然后又走了。晕黄、月牙白般的古朴气息,就这么留着吧,像每日破晓时分微亮的天色。

“人的一生大多大多以缺憾为主轴,在时光中延展、牵连而形成乱麻。常常,我们愈渴慕、企求之人事,愈不可得。” 以为会是最好的时节,然而即成遗憾。想要在返回的途中抄一首关于深秋的诗歌,邮寄给下一年的深秋。


故而深秋是什么?生灭和枯荣百世轮转,从未停止,所以终究恍惚。不如等到中年以后,或许就会理解何谓深秋之厚重。

村里最年长的老银杏,姿如凤舞,雅若图卷,势如虬怒,起若龙蟠。停留着看烟尘世间的逍遥,和多年以后的光影。

欢迎加入大理摄影粉丝群

微信群人数上百后二维码扫描无效,想进【大理摄影粉丝群】的请先关注大理摄影公众号,扫二维码来加我,我统一邀请大家进群(添加时请注明入群),做微(商)广告的请绕开。

撰文:钟佳芮

摄影:李    鸣

点击上方“大理摄影”或搜索“dali-photo”关注大理摄影微信平台,回复数字9可获大理摄影高清手机壁纸

注:本文为作者原创

欢迎摄影师及摄影爱好者投稿

投稿的作品不限拍摄时间和地点,作品在15-30幅之间(图1MB以上,文字不超500字),图文作品必须是作者原创,请注明拍摄地点、作者、联系电话及微信号。

投稿邮箱:814893479@qq.com

微信投稿:mm980734316

图片总监:施作模(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