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生活

游记|反复去大理到底是为了什么?

LensNews

湖南的春天竟然下了一个月的雨,感觉被关在地窖里,暗无天日了好久好久。


我的手机天气里,一直有着大理的天气,当然也有杭州。每当看到这里灰暗的天空时,我就打开手机看看那里的天气,总是那么多“太阳”,一天接着一天,怎么不让人心生向往。


我去过的城市不算多,但一直对大理念念不忘,大概是因为2015年的那个冬天,那里的太阳和纯粹的蓝治愈了我。那是我度过最美好最难忘的一段时光。


故事要从哪里写起呢,这不是一篇游记也不是一篇励志文,且当作回忆录吧。已经过去了一年半,手机里还存着一些照片。我在大理呆的地方主要在洱海边,而洱海并不是海,是云南第二大淡水湖泊,因形状形似人耳而得名。其他很多地方也都没去过,留给以后吧。


  • 大理蓝

在去大理之前,去了西藏,藏蓝又不一样。从318进藏,一路上的好天气,配上西藏特有的蓝,让人心情特别辽阔和高远,那是一种大气之美。而大理的蓝,让人特别平静,又令人心生美好,顿觉世界应该是这个样子才对,人们应该是这样子生活才对。


初到云南,第一站是丽江,在丽江古城前面等车,去双廊的大巴车。当天早上是从雾霾的杭州逃离去的,下午来到另一个蓝色世界的心情,觉得人生真的应该有更多选择才是,而人们往往固步自封。


大理的蓝,是染色盘上蓝的最正的那一格,是我们从小脑子里对于天空最原始认知的蓝。配合着洱海,无尽的蓝在视野里、脑海里充斥,太治愈了。


没云的时候,整片整片单调的蓝,像一块蓝色的布,挂满天际。

有云的时候,那就变化无穷了。像下面的视频这样,往苍山的每个山头点缀奶油。




  • 大理的云

天空这个东西真的很奇妙,因为有云,有光,有气候变换,每天每时每刻都那么的不一样。从早上醒来,到晚上回家,每一个抬头看天的瞬间,都不一样。精彩奇妙之处就在于云和光影的瞬息万变。











照片太多了,每天不同时刻出去,都能看见不同的云,简直拍不过来。我这还只是呆在双廊镇,其他地方都没去。不然天天拍云真的能拍出个花来呢……


  • 耶稣光

“耶稣光”,是指当一束光鲜透过胶体,从入射光的垂直方向可以观察到胶体里出现的一条光亮的“通路”,就会形成耶稣光。这种风景带来的一种神圣而静谧的光线,不知何时被命名为了“耶稣光”。




眼前看到“耶稣光”的震撼力比图片来的强烈的多,那一束束的光芒从天而降,美到让人心生敬畏。感叹造物主,怎可造出这样的美景来。


每天也不知道天上的云是怎么商量的,总是能变着花样在太阳前面出现,一会全部遮住,微露余光,仿佛云层后面酝酿着巨大的力量;一会露出一个角,趁着这一丝缝隙,拼命的放射光芒。


云与光、光与山,山与海,构成了一副美妙绝伦的流动画面。


  • 洱海边的花

 

云南处于云贵高原,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昆明、大理及周边地区独特的四季如春的气候,因此也成为了最适宜种植各种花卉的地方。




其实我呆的地方很固定,周边应该有更多更美的视角。很多客栈也种了很多花花草草,苍山脚下还有花海,我都没有去的。


  • 长在水里的树

为了美化洱海周边环境,有关方面继“三退三还”之后,在洱海周边大量植树造林,形成连绵数十公里的绿色屏障,而一些原先生长于鱼塘边田边的树木,“三退三还”后,成为水中树。这些树由于长期生长于水中,适应了洱海的水生环境,在清澈的洱海水中亭亭玉立,成了独特的“水中树”奇景。



不同的季节看到的景象是不一样的,秋冬的时候,树木、草地的干枯,让这片景象呈现一种收获的“黄”,有些弯曲着枝干,有些直立在水中,都那么坚挺。


春夏又呈现一种希望的“绿”,柳树发着芽,叶枝垂落着,借着微风飘荡在湖面山。柔中带着刚,像练瑜伽的女子。


  • 挖色镇的海鸥


挖色镇的海鸥是从西伯利亚飞来的红嘴鸥,每年的11月份来到这里,到第二年的3月初离开。我是黄昏去的,没有拍到特别好的片子,留给以后更新吧。




  • 大理的黄昏


我是黄昏的深度迷恋患者,只要是黄昏,太阳下山的那一片光景,就为之陶醉。不同于海边日落的景象,苍山洱海的完美结合,有了云的作用,太阳落山的那一小时光景,美不胜收,我是真的找不到更好的词句来形容。





黄昏时的光线是最变幻无穷,也是最丰富多彩的。因着地球的自转,渐渐的消失在苍山的那一头。伴着云的装饰,从蓝色系变换到红色系,其中过度的浅蓝、灰蓝、深红、橙红……像一副最美的水粉画。


火烧云也是夏天的黄昏常出现的现象,有时候像开了挂,仰着头看到叹为观止。每天能看到如此美景,怎么会让哀伤和忧愁在心头停留过久。如果说时间可以解决一切,那么美景一定可以治愈一切。

大理应该是一首写不完的诗吧,不仅仅是景色的美艳。它有一种博大的包容。谁都可以来,谁都可以走。它可以让你带着所有愁苦和哀伤来,却可以让你带着解脱与释怀离去。那么多人在这来来去去,情场失意的也好,职场落败的也罢,它就用一种醉生梦死的美景和气氛来治愈一切。


但,真正爱大理的人,一定是向往它与世无争的恬静生活,就像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记》。而能长留下来的人,一定超脱了物欲和世俗的桎梏,知道内心真正需要,在这里无论做什么都很享受,这才是真的自由。


而我,只是去过大理,再去的话希望用一种不再离开的方式。


来源: Glady妖艳间或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