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光

一代人的《芳华》,凝固在十六七岁的年纪!

LensNews

    

  《芳华》


电影《芳华》里的红绿配色年代感强烈的场景,标志性的两小辫,还有那让人崇敬的深绿色军装,以及那个时代的人身上最质朴的面容,带我们走进了一段已经逝去的岁月,不经意间在脑海中跳出,犹如满地罂粟,浸满人生。



然后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我想那应该是一种恰到好处的青春吧

虽然那些变革与动荡无法改变

但时至今日,没有哪一代人的青春

可以这么不漏声色的精彩着



在那个时代背景下,中西文明发生的碰撞,百余年的中国现代文化建设即无可避免地担负起双重使命。所以,在告别集体主义的社会主义走向开放的世界时,我们每一个人都似乎有双重使命:怀缅过去和继续现在。


 

这是属于我们父辈的年代,那个年代他们对于部队有着神一样的向往,叠得整齐的豆腐块,绿色的高低床,木桌上的录音机挂起来的军装和水壶,照相时一定会有的腮红,食堂里吃的大锅饭,操场上的嬉戏,男同志的红大褂,整齐划一的舞步,一颦一笑的认真脸,歌颂美好生活的大合唱这是一个大集体所具备的独特美感,更是对生命本身最直接的歌颂。

 



小时候听爷爷说,在他们那个年代

最时髦的就是穿军装

每个人都为穿上军装而感到自豪

还有那齐刷刷的深绿色军布包和绿胶鞋

那是一个尚军的年代

军人在那个时候是被人崇尚的

他们拥有最灿烂的荣耀和光辉



哪一家出了个军人,那一定是村里的头等大事

爷爷的木柜里

其中有一格会整整齐齐的放置好那身军装

时不时的打开看看,整理一番

我知道,那里放着他的整个青春

 



那是一个阶级鲜明的年代,人以群分是必然的,落后必将受到排挤。“活雷峰”出事,成分不好,被流放到边界,被迫弃舞从戎,所有人都不肯为他说一句话,他对文工团的热爱在被抽离的痛苦中渐渐消逝而绝望。


因为他们是一个集体,要统一行事

这种时候,真相反而变得不重要了

集体需要的是一个光鲜的人

一旦出事,只会撇清关系,这是最大的讽刺与刻薄

是高台之上的赞礼,掉入尘埃后便粉身碎骨

 


是的,那也是一个崇尚英雄的时代,刘峰上了战场,他渴望牺牲,渴望被人歌颂,只有这样才能被铭记,成为英雄。何小萍在经历了种种欺凌后对文工团寒了心,主动弃舞从医,走上了线,没日没夜地抢救伤员。


当她用身体去护住一个重度烧伤的军人

那一瞬间,她瘦弱的身体里迸发出的诺大力量

她用行动和爱

刻画出了英雄的轮廓

我想这样的形象是无私的、无所畏惧的

来得那么干净,那么纯粹,如此可贵

 


1979年的中越自卫反击战,我想这段不曾被历史书所记载的战争有多少人是不知道的残酷的作战场景,鲜血染红了河水,也染红了医生的白大褂,炮火映红了天,成山的战士尸体呈现在我们眼前,既震惊又心痛,他们的年纪应该是灿烂的,而他们的灿烂,开在了血泊里。


我们无法考证他们有多少人,有几个兄弟姊妹,是否成了家……但历史是不会骗人的,在中越边境红河、蒙自、麻栗坡等地烈士陵园里一块块带血的墓碑,这里躺着的战士大多是16-22岁的孩子,他们的芳华就此凝固


无论谁,在最后还是要告别那样一个光荣绽放的芳华

作者说不想让我们看到他们老去的样子

就让荧幕留住他们芬芳的年华吧


我不禁感慨

过去的芬芳年华已经成为记忆

而活在当下的你曾经也应该拥有一段芳华吧

我希望未来的我们,若有一天

芳华已逝,岁月如歌,阅尽千帆

能如他们一般,灿烂精彩

来源:走进丽江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