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光

初遇大理4 · 你相信神话吗?

LensNews

一切不小心都可以怪风

“所以,后来白雪公主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姐姐,那你相信神话吗?”

木思柔愣住了,

“相信的。”



“你相信神话吗?”

“不知道。”

“那你相信什么?”

“自己。你呢?”

“星星。”

木思柔始终记得这段话,那是十月份,和陈青第二次到大理旅游,两人站在五华楼一起赏月时的对话。两人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就像许久没见面的朋友。




古城永远是大理最热闹的地方,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人山人海,街道的灯光照的一座古城都是金色的,就像《千与千寻》里的那个小镇一样。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目不暇接,木思柔又一次来到古城,但每次来都有不一样的感觉,就好像以前从来都没来过。


“你不是喜欢古色古香的东西吗?那里有卖自制的书本。”陈青揪着木思柔的袖子就往前走。

木思柔买了三本,陈青一本,自己两本。两人又买了好多东西,主要都是送人的。烤乳扇、臭豆腐、肥肠、水果拼盘、菠萝饭,只要是没吃过的,喜欢吃的,两人都吃了一边,直到木思柔走不动了,两人才找了个小木凳坐下。


“你上次送我的红桃木梳还在呢,都没有好好和你说声谢谢。”木思柔说完就装模作样的鞠了个躬,“谢谢陈王子。”

“哎呦,灰姑娘快起来,大恩不言谢啊,去给本王子买瓶水吧。”

“好勒,您老稍坐会儿。”


木思柔一直记得那次离别的场景:陈青将自己死重的行李箱搬上大巴车后,拿出红色礼盒递给自己的样子。眼睛亮亮的,木思柔当时就在想,这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眼睛呢?




自上一次旅行分开后,两人总是保持联系,工作、生活什么的都能成为话题,连一碗麻辣烫都能谈论好久。而现在两人又回到了这个相遇的城市,这种感觉真好。

有些关系就算彼此沉默也不会感觉尴尬,两人静静的看着古城上方的月亮。月光总是适时的照过来,耳边刚好响起心跳的声音。

“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好……”

梦醒了,泪水浸湿了枕头。


陈青,我一直梦见我们相遇时的点点滴滴,那些记忆就像是昨天发生的,我一直记得你,可是,你在哪里呢?陈青,你在哪里?

木思柔今年27了,在所有人的祝福下,她把生日蛋糕切开,分给那些祝福它的人,但她的第一块蛋糕一定是留下来放在冰箱里,然后第二天早上丢掉。了解木思柔的朋友都没说什么,这已经成了一个习惯。




木思柔的第一个生日蛋糕是陈青送的,她在昆明,他刚好来昆明出差,那天正好是木思柔的生日。木思柔从来不过生日,可陈青一再坚持,木思柔只得同意。

两人买了一个25块钱的小蛋糕,陈青向蛋糕店要了几根生日蜡烛,两人兴致勃勃的跑到月牙湖,木思柔记得那天晚上的风有点大,蜡烛总被吹灭,后来还是陈青拿衣服围成一个圈,木思柔才有机会许愿。


“快快快,快吹蜡烛,要灭了。”陈青着急的说道。木思柔深吸一口气,使劲吹去,

“你这是把海风偷来了吧,蜡烛都吹到地上去了。”陈青把衣服拿开,

“哪有,明明是你的衣服碰倒的。”

“以后你的第一块蛋糕都要给我留着好不好?”

“如果你在身边的话。”

“不管在不在你都得留着。吃吧吃吧,就知道吃,”陈青无奈的拿起蛋糕,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一脸奸笑的说道,“吃完带你浪去。”

“看你笑得一脸奸诈,哼。”


陈青带木思柔去了酒吧,木思柔不喜欢酒吧,她觉得太吵,但看着陈青兴奋得像个猴子,她又不忍心拒绝。

“我们今晚不醉不归。走起。”陈青拉着木思柔穿过人海,在吧台坐下。

木思柔只记得那天晚上喝了好多酒,迷糊间感觉到陈青在带她跳舞。




“那他跳的好吗?姐姐,我们班的江昊就跳的一点都不好,妈妈说了,跳舞跳的不好的男孩子一点都不可爱。”

小侄女青青躺在木思柔的怀里问道。

“当然了,他可是全世界跳的最好的人了。”

“可是妈妈说,爸爸才是世界上跳舞跳的最好的人呢。”青青嘟着嘴。

“那是因为你妈妈爱爸爸啊。”木思柔轻轻揉着那只乱动的小手。

“那姐姐也一定爱那个哥哥了。”

“对啊,就像小青青喜欢小江昊一样。”

“哼,姐姐最讨厌了,我要去找妈妈。”

青青走后,木思柔才慢慢缩进被窝里。陈青,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蛋糕,我一定是忘记告诉你了。

陈青,我已经等了你这么久,你怎么还不回来?我写给你的信,你都收到了吗?




时间踩着记忆的线,

走到了尘封已久的过去。

我们遇见,我们相爱


以上文章由“爱上大理”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部分图片源于网络,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爱上大理

文献名邦 · 诗词大理

《七台风起》

杨名飏

不识天台路,高冈听份鸣。

重重楼阁壮,曲曲斗杓明。

日向华巅出,云从足下生。

河东翘首望,丹诏捧西京。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