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光

洱海 · 我心中的海(美图40幅)

LensNews


洱海 · 我心中的海


云南没有海,人们向往大海,将很多高原湖称为海,如洱海、阳宗海、程海、纳帕海、碧塔海、拉市海……

 我土生土长在洱海之滨,时常在洱海边游泳,是洱海养育了我,记忆中最大的海就是洱海。无论走到哪里,曾经见过东海、南海、渤海、太平洋……,依然忘不了我心中的海。

 洱海西面有点苍山横列如屏,东面有玉案山环绕衬托,空间环境极为优美,“水光万顷开天镜,山色四时环翠屏”,素有“银苍玉洱”、“高原明珠”之称。自古及今,不知有多少高人韵士写下了对其赞美不绝的诗文。南诏清平官杨奇鲲在其被收入《全唐诗》的一首诗作中描写它“风里浪花吹又白,雨中岚影洗还清”;元代郭松年《大理行记》又称它“浩荡汪洋,烟波无际”。凡此种种,不胜枚举。洱海气候温和湿润,风光绮丽,景色宜人。巡游洱海,岛屿、岩穴、湖沼、沙洲,林木、村舍,各具风采,令人赏心悦目。古人将其概括为“三岛、四洲、五湖、九曲:

   三岛:金梭岛,玉几岛、赤文岛;

   四洲:青莎鼻洲、大鹳淜洲、鸳鸯洲、马濂洲;

   五湖:太湖、莲花湖、星湖、神湖、渚湖;

   九曲:莲花曲、大鹳曲、潘矶曲、凤翼曲、罗莳曲、牛角曲、波曲,高莒曲,鹤翥曲。

 洱海的功能不仅仅是调节气候,供人们旅游观光,她还是周边百姓世世代代繁衍生息,赖以生存的母亲湖。古往今来,有无数的文人墨客和黎民百姓创作了无数的诗词文章、传奇故事,赞美她,颂扬她,记载着她的功德。我无法用语言和文字表达我对母亲湖深深的爱恋之情,喜欢用镜头记录她与天地灵动的瞬间……

 彝族作家李智红的生花妙笔,充满激情地描写洱海的文字,就是对我心中的海最美的诠释:

 “如果说苍山是大理的魂魄,那么,洱海就该是大理的情怀。

  洱海是苍山的海,是白族的海,是大理的海,是生命之海,是爱情之海,是艺术之海,是梦想之海。

  洱海是温柔的,是那种丝绸般的温柔,琴瑟般的温柔,音乐般的温柔,诗歌般的温柔,水墨画般的温柔,好女子般的温柔。

  洱海是博大的,因为博大而润泽苍生,因为博大而化育万物,因为博大而成就了大理坝子的肥沃与富庶,因为博大而造化了大理风光的灵秀与妩媚。

 洱海又是平和的,平和得谦逊,平和得隐忍,平和得深邃,平和得恒久,如佛,如禅,如大理人平和的生活。她那处世不惊、优游闲适的禀性,与大理人达成了一种心灵上永恒的同构,养育了大理地区独特的人文精神。

文:观远   摄影:观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