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光

花儿一地

LensNews

       

                      文图/蒹葭

       暴雨之后的初秋之夜,远处苍山飘过来的山风,是有些寒意和萧索的。

       这样的天气,大抵是适合泡一壶老茶,和三五茶友一起,聊聊那一场故去的狂风暴雨的。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大抵是自古及今的江湖情怀,虽然情怀这个东西是哄鬼的玩意。

       但秋夜于喜欢孤寂的我,是另一种”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林深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的悠远意境吧,虽然雨后的秋夜里没有月,也没有俞伯牙或者钟子期,但还好有秋虫宛转的鸣。

       安静的自在于电脑前,整理一些图片,码放一些文字,听着窗外秋虫的起伏,看着屏幕上那些阡陌红尘里那些一地鸡毛之后依然的花儿一地,也是一种初秋雨夜的恬然滋味 。

       我寓居的这个边陲之地,既是古今中外各种文化和文明的交集地,又是一个时常狂风暴雨的是非之地,况且那种狂风暴雨是肆意而为的,是不按套路而为的,是随心所欲的,比如今天下午的那场狂风暴雨,比如过去的日子里那几场天昏地暗的狂风暴雨·····

       但狂风暴雨之后,依然有雨后娇艳的花儿一地,虽然也有一地鸡毛,但毫不掩饰花儿一地的那种宁静祥和的自然之魅。

       自然的存在,是围绕人的生活而展开的,离开了人的自然,是天地的洪荒时代,是茹毛饮血的时代,曾经贱为猴子的我们,既然已经进化成人了,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回到猿人的洪荒时代,我们还是顺应时代发展的好。

       任何的投机取巧,玩弄时代,到头都是玩了自己,玩了卿卿人生。

       狂风暴雨之后,依然花儿一地,这是人类战胜自然的魅力,当然,也是我们继续活在这个世上的希望和向往所在。

       雷雨之后下午,去了我古城的那个权且偏安的院儿,看我院儿的那些各种的花,在狂风暴雨之后依然艳丽的绽放于阴晦的苍穹下,娇艳欲滴的,生机盎然的,突然有些感概,在晚间的秋虫嘶鸣里,书记感概于此,算是一种杂乱的生活记录吧!

       不管如何,一地鸡毛之后,依然会有花儿一地,我们依然得去面对明天的未知的暴雨或者红日!

       虽然,初秋的今夜很宁静,但明天或许依然是一地鸡毛,或许依然是花儿一地!

       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全无叶底花。

       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

       唐人王驾的这几句话,很适合今天的意境。

       (2017年8月25日于洱海之滨)

照我思索,能理解我

照我思索,可认识人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