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光

宝丰古街早市

LensNews



                              文图/李雪萍

       编者按:

       菩提旅行传媒发出江湖召集令,征集优美图文的第一篇文图,来自大理云龙的一位美女才女。

       我喜欢这样的文字和图片记叙的平淡的生活,相信我们都喜欢这样的文字和图片记叙的平淡的生活。

       我们都已经走的很远,我们都需要慢下来,去感受下那些悠闲的老时光,去体验下洋溢着浓浓生活味的早市!

       和那些渐行渐远的从容!

能够安心享受市井生活,是需要状态和心态的。

如果你不喜欢大城市农贸市场里拥挤的人群、整齐的摊位、二道或是三道贩子那些用各种手段保鲜过的蔬果,甚至还要时刻担心不翼而飞的钱袋子。

如果,你是个喜欢家常的小情趣小温馨的人。

我是说如果——

那么,你到宝丰来吧。

来赶一个乡乡土土的小早市。

街子只有几百米,人稀稀散散的,神态慵懒安逸,像是还未从早睡的梦中完全醒来。

背着竹篮来的卖菜人走得一头汗水,刚歇下背篓,在地上摊开那已经老旧变色的塑料布,把菜一一往外摆放。

隔壁早已码了一堆堆瓜豆。买的人和卖的人都有点不经心,讲价也讲得很有象征性:

“这能少点吗”

“这是新鲜的刚从地里摘的来”,

“哎呀,再少点嘛”,

“算了算了,卖给你一点,反正也是自家种的,上下一点”,这生意就做成了。

随意得象路遇的一次聊天。

卖肉的大哥一边扭头大声地和谁家的妹子开着玩笑,手里的砍刀却毫不含糊地斩下大妈要的排骨。

卖包子、卖米糕的蒸笼上热气缭绕。

最有感觉的是那卖油粉(就是平常说的稀豆粉)的摊子,锅里黏稠的油粉咕嘟咕嘟缓慢地冒着泡,飘散着一股不纯是豆香的香味儿。

云南很多地方都有稀豆粉这种小吃,但各地风味不同。有些以锅巴多为特点、有些以佐料多为长项。

云龙的稀豆粉则以香而糯见长,讲究的不是佐料,而是对粉浆的使用,以及调的火候。

头浆粉质比较粗,调出来的豆粉口感有点沙沙的,当地叫黄粉,一般不热吃,是专门用来凉拌吃的,口感有点面面的、比较香。

二浆细腻,浆色白,下锅以后越调越滑越糯,搅动的时候,那小小的涡流质感很像是热巧克力。

油粉调好后,锅下要保持微微的炭火。这个炭火很关键,也是最让人觉得神奇的地方,只要这炭火不灭,那油粉就一直是一种黏稠的流质状态。如果炭火熄灭,那很快,油粉就冻结起来,变成了下个环节的另一种吃法。

只要油粉调得好,佐料倒是其次的,就一点辣椒油一点花椒油。撒一点锅巴,再下两个烤得又黄又香的饵块,这就是当地人最传统、也最青睐的美味了。

“油粉下饵块”几乎成了所有云龙人的家乡情结。

宝丰街上有几家专门做饵块的老铺子,一大早就开始忙碌。在这些铺子里,你可以看到饵块是怎样做成的。可以体验从泡米到蒸米、压制的各个过程。

主人家有专门做压花饵块的木雕模具,感兴趣的话,你也可以向主人要求,亲自去做两个压花饵块,并亲自点染上你自己心仪的色彩。体验一种制造的乐趣,也体验一点小小的成就感。

早市是小镇筹备生活的地方,也是信息交换的场所。

张家儿子考上大学了,李家今天请客采买呢,赵家姑爷生意做得可不得了……随处聊两句天,小镇的动静就鲜活起来了。

早市一般只有两三个小时,来晚了,菜就卖完了。一路走走晃晃,阳光在屋角越来越高。大嫂大妈们的提箩里,肉也有了、豆腐也有了、番茄和毛豆也鲜艳着,一天的生活从这里就开始了。

在宝丰赶早市,你会觉得,生活原来也可以实际得如此安祥。

如果你能暂时放下眼前的一切,就来宝丰赶一个这样安闲的早市吧。

安心享受这份淡淡的市井。

如果你也喜欢这样的市井早市,扫二维码加入我们吧,一起去.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