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光

洱海环海客栈开始关停整改,客栈老板集体焦虑:政策多变不明朗

LensNews

洱海清,大理兴!

大理环海客栈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

这次与往日不同的是,客栈老板们的群体性焦虑,他们不知道在下个月,还能不能经营自己的客栈。

出现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史上最严洱海治理


背景是大理正在进行的史上最严洱海治理。

近年,几乎每次洱海保护措施出台,环海客栈总能最先感受到浪头的冲击。

但这次,明显不同。

2015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到访大理,洱海保护被提升到了新的高度,大理州、市迅速开展环海流域环境综合整治。

2016年11月底,云南省委书记陈豪批示,要“采取断然措施、开启抢救模式,保护治理好洱海”。


2017年1月,大理州委、州政府,市委、市政府相继召开洱海保护治理抢救模式实施“七大行动”动员大会。

2017年3月10日,大理州召开加快实施洱海保护治理“七大行动”推进会,州委书记陈坚说,要以“我不上谁上、我不干谁干、我不护谁护”的决心,加快推进“七大行动”落实见效。


陈坚为水利科班出身,此前任云南省水利厅厅长,此番履新大理,正是为洱海而来。“我不上谁上、我不干谁干、我不护谁护”,这句话很快被刷成了条幅标语,遍挂于大理的海边、街头。


七大行动首治环海餐饮、客栈

 在“七大行动”中,第一条便是流域“两违”整治行动。

行动要求,将洱海海西、海北(上关镇境内)1966米界桩外延100米、洱海东北片区环海路(海东镇、挖色镇、双廊镇境内)临湖一侧和道路外侧路肩外延30米、洱海主要入湖河道两侧各30米,划定为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全面开展违章建筑及餐饮客栈违规经营整治行动。

拉网式排查现有的餐饮客栈等服务业,在“核心区”内实行“总量控制、只减不增、科学布点、计划搬迁”。 对违规经营、违章建筑和违法排污行为实行“零容忍”。


未取得排污许可证、营业执照及国土规划手续不完善的客栈餐饮经营户,一律关停,限期整改;对污水直排洱海及入湖河道的,一经发现,永久关闭。

“想办证也办不了”

环海餐饮、客栈绝大多数都位于核心区内,手续不全的并不在少数。

“七大行动”一经传开,加上部分从业人士对行动的解读,环海餐饮、客栈顿时草木皆兵。

3月26日,挖色镇海印村,环海餐饮、客栈方兴未艾之地。游客依旧较多,却有几家客栈在门口挂出了“暂停营业”的标牌,冷冷清清。

环海经营客栈必须六证齐全,分别是:排污许可证、卫生许可证、税务登记证、特种行业许可证、消防检查合格证和营业执照。

这些被“暂停营业”的客栈要么证件不齐,要么暂时办不到证件,总之就是不符合“相关规定”。

一些还没有成型的客栈也停止了施工,水泥柱上也粘贴有或停工、或整治的公告。

经过走访,众多客栈经营者称,自去年12月中旬,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就停办了这些证件,即便客栈硬件设施符合标准,资料齐全,想去办证也办不了,而得到的回复一直是“等通知”。

岁末年初,挖色许多客栈都按政府要求,耗资数万元,安装一体化MBR污水处理器,客栈产生的生活污水经过化粪池、污水处理器的多道工序处理,用来浇花、冲马桶,理论上实现了污水循环,但仍然办不了排污许可证,客栈依然还是无证的状态。

“政府让我们整改,我们按他们的要求改了,你还要我怎样?”走访中,许多证件不全的客栈经营者都表示,内心非常忐忑、焦虑,都在等待另一只靴子落地。

在客栈从业者内部,流传着一份政府关停无证客栈的路线图,从下关出发,沿海东、海西两条线推进,在双廊汇合,逐渐关停无证的客栈、餐饮。


于是,便有了有的客栈已经关停,而有的却仍在营业的奇怪现象。

令人担忧的传言

只有一些证件齐全的客栈仍在营业。

走进一家正在营业的环海路客栈,前台墙上6证齐全。

客栈老板谢先生说,开业之初,客栈就装上了排污设备,相对于其他客栈来说算早的,经过处理的污水他就会拿去浇花草之用。

他回忆,店里的6个证件他花了2个月的时间办理,“之前的工作经验,让我的办证意识比较强”。

大理洱海保护治理“七大行动”实施后,挖色镇政府组织开展了讨论,谢先生代表客栈从业者参加。

据他所知,挖色镇共有113家餐饮客栈,其中客栈65家。目前,餐饮业被暂停营业的居多,客栈被暂停营业的只有4、5家。

但即便证件齐全,可以正常营业,他仍心存担忧。“据传4月份所有客栈要全部停业”,而一旦停业,损失巨大。

传言并非空穴来风。2017年3月20日,光明网刊发报道《大理州牺牲粗放发展,救洱海实施最严禁令》,报道明确提出:从今年4月1日起,凡是在生态核心区的餐饮客栈,实施暂时性关停,待环湖截污工程封闭后,经核定达到标准的再恢复营运。

在长期与政府打交道中,谢先生说,政府治理客栈的政策一直在变,这给他带来了巨大的不安全感。

他举例:在去年4月1日之前,客栈只要有化粪池就能够办到排污许可证,而4月1日至12月12日左右,要求安装排污设备才可办理,同时,也要求之前办理过排污许可证的客栈必须安装排污设备;而随后排污许可证便停办了。

即便是证件齐全,客栈经营者仍能感受到压力。年前新开的一家客栈店长魏女士说,客栈有排污许可证和营业执照,可以正常营业。“有关部门经常进行突击检查,3月份已经到店里检查了4次”。

而据不完全统计,三年不到,大理州已有60余名干部因洱海被问责。最近的消息是,双廊镇镇长施俊康、海东镇副镇长李桥进因对文件规定落实不力,对实施城镇“两违”治理造成不利影响,遭停职审查。

关停、整改,然后呢?

“七大行动”中,明确的是,证件不全的客栈餐饮经营户,将一律关停,限期整改。而经营户们更关心的是:关停、整改,然后呢?

李雯的客栈在挖色开业尚不足一年,尽管已经应政府要求,安装了一体化MBR污水处理器,出水能达到一级A的污水处理设施,但仍然没有拿到排污许可证。客栈即将关停。


李雯保持着和其他客栈经营户的紧密联系,流言甚多。她担心的是,随着政策的层层加码,客栈会不会因为证件不全而被永久关停?她认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还不小。

老杨在双廊的客栈已经开业六七年了,是最早的那批双廊旅游开拓者。在长达六七年与政府的接触中,他越来越感受到了政策的严厉与残酷。


即便是开业六七年,至今,其客栈都证件不全。去年春天,安全感越来越缺乏的他,一度想将客栈以千万的价格转让,最终还是割舍不下而继续坚守。


在关停、整改之后,经过短时期的蛰伏,如果还能和之前一样继续经营,那么一些经营户尚可以接受;而如果关停是永久的、不限期的,那么带给这些客栈经营户的将是灾难,而对于大理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将是巨大的冲击。

聚焦

分析

政府应尊重市场,切勿一刀切


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个冲击主要体现为:


一、最后进场且受冲击影响最大的是环海的本地村民,有些村民全家举债,甚至有部分是高利息的民间借贷。


他们掌握的资源有限,获悉信息也不够快捷,规避风险的能力不足,客栈的突然性关停将给他们带来灭顶的灾难。


另外,客栈已成为当地经济的一部分,提供就业岗位,拉动消费。突然的抽离将使部分本地人失业,不利于经济社会发展。

二、大理已经形成以民宿文化为核心的高端度假集群,且正处于关键的上升期,对于大理旅游、大理经济都有着长远且正面的影响,许多省份正在努力追赶。


运动式的突然死亡式的关停,将使大理拱手相让来之不易的行业内的领袖地位。

有客栈经营者表态,无论是客栈、餐饮从业者,还是政府、百姓,都希望洱海万年长清,对于政府出台的系列保护洱海的政策都全力支持与配合。

他建议,政府应尊重市场,重监管也要重服务,在实施措施时可以分步走,有步骤地推进,切勿一刀切,那最终受伤害的还是大理。

对于后续事态如何发展,敬请点击文首上方关注“闲大理”,我们将持续追踪报道……


专题采写:吴奔明、普焘、滕鹏、夏仕华、王慧莹


▎编辑&排版:滕鹏 毕艳 王慧莹

▎图文:供图/闲大理采写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删)

▎合作联系:0872-8888889

 微信/QQ:28187798

 法律顾问:云南林晖律师事务所

法律咨询热线:15912644740 

(0)

本文由 大理旅行 作者:萨龙龙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