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光

大理苍山电视台||登高尽揽苍洱秀 踏雪迎寒醉险峰

LensNews

苍山电视台坐落于大理苍山小岑峰项,海拔为4092米,是我国海拔最高的高山电视差转台。2016年12月31日早晨7点,在下关2路车终点站一行5车20多人,踏着2016年最后一天的晨光,在黎明的微红里驱赶清晨的寒冷;在东方露白的迷朦里前行在颠簸崎岖的山路。目标:从海拔3200米处徒步攀登大理苍山电视台所在的小岑峰项。

从下关出发,约一个小时的路程,车到海拔接近3200米的地方。路上积满了雪,车轮连续压过的地方,雪已融成了冰,轮过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当前,徒步的路段很多地段都已修成了石阶,蜿蜒向上。还有的是毛路,滑湿陡峭、狭窄。哪天天气很好,天蓝蓝的,路面松软的雪,已印落深浅的脚印空气流动着冰冷的气流,气温大约1度。前来徒步攀登小岑峰的人很多路面湿滑,已不能继续驱车前行,就靠路边停下车,整理行装开始徒步。阳光拉长后的背影勾勒成冬日的光影,路上的雪很厚,走在上面开始松软舒适,过后染了雪的位置浸骨的冷。

找个视野开阔的位置放眼四望,群山渐显,轮廓掩映在如云似雾的晨色里。远山近水,洱海、村庄、田野,和谐交融,青松冷杉、翠柏奇石间跳跃的鸟雀、雏鸡、松鼠不断的吸引着目光,调节着疲乏的脚步。出窝晨练的山鸡,一闪一瞬间的追逐增添了许多乐趣,时间就这样加快了移动的速度,不一会我与同行的驴友就拉开了一段较长的距离。

我缓慢的前行着,在目光与景色的交错里变换着镜头的焦点。远眺,视野站在了可及的高度一眼尽目。如烟的薄雾里,洱海静卧在山峦的怀抱,静谧与和谐的感觉在此刻淋漓呈现;天空的色彩格外的蓝,变换着时空的视觉;田野纵横、村庄交错,洱海中的金梭岛犹如海的眼睛镶嵌海面,此刻显得特别醒目。

向东伏看,海东的山峦、海中的金梭岛、环海的田园村庄与苍山脚下的古城交替镶嵌在朦胧的晨色里。东升的太阳把温暖的光融成织热,洒在蓝色的海面,瞬间的韵染犹如爱情的暖流,把娇羞的红点缀成喜悦的面容。

海西沿岸的田舍如鳞,银光点点;又如波涛涌动后溅起的浪花,起落成形,一道弯一条弧如龙似凤。

东北方玉龙雪山隐约可见,洁白的雪峰静静的屹立,与苍山遥相呼应。距离与高度的意义,此刻更易诠释:登高望远,不到一定的高度我们确实无法领略遥远与广阔,那些藏在心中遥不可及不曾目染的风景,借一个平台与高度,其实都能尽收眼底、一览无余。

青杉翠柏、绿树悬崖,看孤枝点醉、品时光流年。想象着站在山顶眺望的感觉,那种群峰尽现,天高云淡的辽阔;那种风萧萧寒气袭骨的冰冷,风云幻化中的迷朦如世外仙境---

过去的日子里,很多次远眺苍山电视转播台,只见其终年孤寂伫立在寒冷肃穆的山顶。次都只能远远看看苍山上缭绕的云雾,莽苍的山林,沉郁在群山之颠。一直想,如果能深入其间,一探真容,该何等快乐。

今日圆梦的脚步,将在品尝攀越的疲惫、艰辛、郁闷与无力的滋味中,在一次次的坚持后将其克服超越。

此行20多人,上山时天刚亮,行车途中路窄弯急,在临海的路段曾看到了洱海日出前勾勒山峦的柔红,日出竿尺后挥洒海面的和谐与殉丽,触动视觉与灵魂的震撼之美!而遗憾于行车中没有影记下那刻的艳美。

途中经过一片山林,路已被积雪覆盖。路间的植被交替分布,主要是冷杉和杜鹃林,毛竹在有的地带成片的生长,山坡山的草丛已经枯黄,在雪间装点出不同的模样,给冬雪的寒坡点缀出诗画的韵彩。

沿途游人不断,走走停停。遇到几起有的歇息有的补充体力,分享雪中美食的乐趣。


途中有一小亭,叫烟雨亭,海拔约3300米。从小亭向电视台眺望,目视距离不超几百米,但攀爬的脚步就要印落在“之”字形的不同路途。有的路段狭窄陡峭、有的路段雪厚冰滑,一不小心就会滑跌,每迈一步都需小心翼翼,有如履薄冰的感觉。

现在多数路段都已修起了石梯,冬季的雪花点缀下的石阶边沿松软如棉,脚板踏过的地方融聚成了冰,湿滑硬实。林中不时传来滑跌者的尖叫,我已有段时间没有在这样的环境里攀爬,感到了体力与年龄都在青春的流逝与懒惰的习惯里榨去了许多超越的力量。


一般从烟雨亭登顶约需3个半小时,坡度不陡,但海拔升高的过程中举步向上的攀登是一个很不舒服的动作,有时会胸闷气喘、脚膝酸软无力,迈不出脚。此刻只需停下来休息一会或原地驻足,调整一下气息、速度和节奏,喝点热水吃点水果,片刻之后再舒缓前移几次反复后,登山的疲惫感就会渐渐消失。

当攀到山顶的时候,在惊喜与豁然间,忽感身轻气爽,没有了登高的眩晕;身倍感轻盈,全身上下格外舒畅就如每个经络都被疏通了一般;那份 刚上山的不适感,犹如神佑一般在我登上电视差转台后消除。这或许就是行走在峰尖的感觉,让自己如此铭心。

在这个方向的不远处还能看到传说中忽必烈大军翻越苍山征服南诏时停留的洗马潭,此刻金戈铁马已消逝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只留下一圈快干涸的高河;站在这屹立峰顶的转播站,那连绵蜿蜒陡峭相连的苍山群峰,徒生感慨。面队我们平日看到的云雾之巅,一路的艰辛与挣扎,心底的纠结与迷惑,此刻全部烟消云散。

向前望去雾茫茫,边上是深不可测的深渊。有冷风夹杂着水气迎面吹来,山石沉默,野草乱舞。没有恐惧,只有一种从末有过的冷静。

时间在喜悦中流逝,太阳已把山峦的身影映落在山脚的田野,白皙的墙灰色的瓦在阳光与云流的隐显中呈现出如画的模样,此刻的大理坝子格外的清晰,如成熟的目光坦然随意,清晨时的朦胧已挥去了娇羞的面纱,清晰洁净的呈现在攀越者视野,这就是登高望远的收获。

大约下午4点我们下了山,返回到3200米的地方,此刻有一种圆满的感觉,毕竟在人生的足迹里,又多了一次攀越的记忆,又多了一次欣赏大理之美的辽阔。苍山与你同行,洱海与你同舞,在生命的余光里将更加关爱你:大理。


图文:木 然  微信:zwx703219;

编辑:乡愁大理


欢迎热爱家乡、心怀乡情的图文爱好者来稿

来稿邮箱:108081135@qq.com

来稿微信:xiangchoudali       

               zwx703219


稿件要求:稿件内容凡是关于大理州内的自然风光、古镇、人文等摄影图片,文学创作作品,人文风情,“非遗”等原创作品皆可。涉及的著作、肖像 等版权由来稿者负责。

来稿请注明:姓名、联系电话或微信,图片注明拍摄地点、时间及简要说明。文字在500字内,图片5到20幅之间,采用JPG格式,每幅1M以上。


 


长按“乡愁大理”二微码或搜索“xiangchoudali”关注乡愁大理微信公众平台。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