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光

云南一处级官员辞职转爆朋友圈!称25年来活着不像活着,不时感觉憋屈

LensNews


▲广告

25年来,因为没有使尽洪荒之力,打工不像打工,生活不像生活,事业不像事业,一句话,活着不像活着。
人到中年了,一直还是“人在囧途”。
如果现在就可以看得到自己15年,甚至20年后的状态,我觉得是残酷的,也是难于忍受的。


这是疑似不久前刚刚辞职的一名云南处级官员辞职后写下的一段话。

在政府部门供职25年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辞职,去当一名律师,其自称辞职原因是“个性使然,‘规则’之下,不时会感到‘憋屈“和“常为彻底清除‘官气’而烦恼”。

这篇文字在朋友圈广为转发,大家都称太真实,直击痛点!

处级官员辞职  把自己归零

10月27日,一篇名为《就这么任性,我辞去了市国土局副局长职务——为了忘却的纪念》的文章在朋友圈广为转发。

作者疑似云南省普洱市国土资源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李青松。

作者在文章中称,他已于今年8月12日获得云南省国土厅党组批准,辞去公职,“9月,单位停发了工资”。

对于辞职原因,他表示,“虽然有各方面的原因,主要还是个性使然,常常感觉‘规则’之下,不时会感到有些‘憋屈"。

同时,他还称,此前多年的工作中,“当有人在为获得提拔重用而弹冠相庆的时候,在祝贺他们的同时,我却在为如何彻底的清除所谓的‘官气’而烦恼,因为带着这种没有底气的优越感和形而上的惯性思维,哪怕只是一点点,都和‘江湖’格格不入”。

在该文章末尾,他写道:“25年来……人到中年了,一直还是‘人在囧途’……我把自己归零了,一切从头再来……不再戚戚于声名,不再汲汲于富贵,更从容、更充实地享受人生……打算给自己15年时间,想做一枚普普通通的小律师,不知道能否就此安身立命,为自己而活”。

文章结束处,作者用了“就是这么任性”的表情包。

官方证实其辞职 未来可能当律师

记者从普洱市国土资源局的百科介绍上,了解到该局副局长的确是李青松。

10月27日,记者致电普洱市国土资源局,该局党办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了李青松已辞职两月一事。
不过,他表示不方便提供李青松的联系方式,“你想了解的情况,朋友圈内那篇文章就写得很清楚了”。

此外,云南省国土资源厅相关负责人也从侧面向记者表示,《就这么任性,我辞去了市国土局副局长职务——为了忘却的纪念》可能为李青松所写。

记者也从其他渠道获悉到相同的信息。并尝试联系李青松本人采访,但对方表示不希望宣传。

虽然辞职申请中称:“辞职去向暂无打算”,但是,在这篇文章中,作者也贴出了自己的从业经历:历年来依次担任思茅区思茅港管理委员会副主任、任思茅区建设局局长、普洱市政府办副主任、景东彝族自治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普洱市国土资源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的工作和任职。
从简历中可以看出,在供职普洱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之前,李青松曾从事法院工作。

此外文中也贴出了李青松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的证件照片。

并附上了一张其身着法袍,站在法庭中的照片。

文章最后也明确:不忘初心,打算给自己15年时间,想做一枚普普通通的小律师,不知道能否就此安身立命,为自己而活。

《就这么任性,我辞去了市国土局副局长职务——为了忘却的纪念》原文:

马云说,提出辞职无非是两种情况:要么受了委屈,要么受了诱惑。我则例外,对供职了25年的体制即便没有充满感激之情,也绝无怨恨之意;也没有受什么诱惑,并没有什么机会在等着我,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没劝住自己,2016年4月25日我提出申请。
8月12日,云南省国土厅党组批准我辞去普洱市国土资源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职务,同时批准我辞去公职。
9月,单位停发了工资。一个周末,我拎上我的私人用品,走出单位大门,失业了。

就像风筝断了线,完全自由了。(如果是退休的话,通常会有一本“光荣退休”证书和一床丝棉被。我是自愿辞职,只有一页批准书。
“如果是被开除的话,会有一点补偿”,人事部门的人说。
我的丝棉被呢!?

辞了就辞了,本来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因为辞职是自愿的,也是经过长时间考虑的,再bb些什么感想感慨,实在是没有意义的。既然可以毅然决然的丢掉25年的公职、丢掉多年的处级职务、丢掉每月养家糊口的工资、丢掉参加工作以来赢得的各种荣誉,肯定也已经不在乎对我辞职一事各种评价,所以,并不想费心思来解释自己的决定,更不想去揣测别人的看法。
但是,作为自己人生的一个转折,是需要有个注脚的;将来回望人生路时,对自己为什么要走出这一步,是需要给自己一个说法的。

至于我的辞职的原因,并没有多少感慨,申请上仅仅填写了“个人原因”四个字。
虽然有各方面的原因,主要还是个性使然,常常感觉与“规矩”不太搭调;“规则”之下,不时会感到有些“憋屈”。工作生活中谁都多少有些不如意,但我辞职,不存在什么“一言不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之类意气用事的问题。
这次是听从自己内心的呼唤,是想过一种自由的、本性的、尊严的的活法。

25年来,因为没有使尽洪荒之力,打工不像打工,生活不像生活,事业不像事业,一句话,活着不像活着。人到中年了,一直还是“人在囧途”。如果现在就可以看得到自己15年,甚至20年后的状态,我觉得是残酷的,也是难于忍受的。

辞职是一条不可逆转的路,这点自己是心知肚明的,这也是懒得做什么解释的原因。而且,我感觉把我的一些想法说出来的话,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读。是异类,还是负能量?是妥协,或者挑战?是英雄,还是孬种?是明智之举,还是头被门夹着?划得着,划不着?

于我而言,体制内外并没有那么大的区分。事实上,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今后的过日子,有时还得靠和体制内打交道。
过去在体制内各单位游走,现在游出了体制,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普洱地方小,是典型的熟人社会,过去辞职的人不多,所以可能谁辞去公职都会成为小事件。自己刻意低调,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搞得那么悲情,没有必要搞得那么轰轰烈烈。自己也没有感到那么“蓝瘦”和“香菇”,思想上并没有什么大的波动,觉得只是换了一个上班的地点,换了一个平台和跑道。

我跟老妈解释说,我又要调工作了,这次是到律师事务所工作,老妈听了没有说什么。毕竟,我换过很多单位,这是又一次而已。

当有人在为获得提拔重用而弹冠相庆的时候,在祝贺他们的同时,我却在为如何彻底的清除所谓的“官气”而烦恼,因为带着这种没有底气的优越感和形而上的惯性思维,哪怕只是一点点,都和“江湖”格格不入。

对于未来,或者说出来以后如何混日子,我并没有什么把握,并没有什么现成的机会等着我,但我确定的是我已经不适应甚至很抵触体制内的种种了。

就这么叛逆!我常开玩笑说,我是公务猿的“底线”,再比我差的,必定做不得人民公仆了。

正式辞职两个月,感觉已经大不同了。“别人的政府”、“别人的党代会”、“别人的政治纪律”、“别人的GDP”、“别人的扶贫”、“别人的节假日”……竟不堪回首了。

我把自己归零了,一切从头再来。体制内的人和事,以及随之而来的喧嚣,慢慢地离我而去,渐行渐远。走过的一切,也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逐步淡忘了。不再戚戚于声名,不再汲汲于富贵,更从容、更充实地享受人生。

不忘初心,打算给自己15年时间,想做一枚普普通通的小律师,不知道能否就此安身立命,为自己而活。
最坏的打算,最好的准备。
过去随时担心的是对和错,现在我只在乎输和赢。
在有的同龄人已经开始准备提前退休的时候,我背上行囊,像一个刚刚毕业的毛头小伙一样到处找工作。
上路了……

辞职文章被热转

李青松的这篇为自己的辞职和人生转折所写下的注脚,在朋友圈被许多人转发,阅读数直奔十万+。



其原因不难理解,文中的几句话,让人读来唏嘘不已,陷入沉思……
常常感觉与“规矩”不太搭调;“规则”之下,不时会感到有些“憋屈”。

听从自己内心的呼唤,是想过一种自由的、本性的、尊严的的活法。

25年来,因为没有使尽洪荒之力,打工不像打工,生活不像生活,事业不像事业,一句话,活着不像活着。
有多少人在用这样的状态生活着?苟且着?
寥寥数语,直击痛点!

对于未来,或者说出来以后如何混日子,我并没有什么把握,并没有什么现成的机会等着我,但我确定的是我已经不适应甚至很抵触体制内的种种了。
对于未来,有几个人是有把握的?是对自己所做的事情确定的?

在有的同龄人已经开始准备提前退休的时候,我背上行囊,像一个刚刚毕业的毛头小伙一样到处找工作。

又有几个人能拥有李青松的勇气,在中年的时候,让自己归零,像刚毕业的毛头小伙一样,重新去找工作?



更何况,李青松辞职时,担任的是副处级职务,作为官员辞职,本不多见,更是许多人难以想象和理解的。

但其离职的理由又无关于是否是官员,无限契合了当代许多职场人心理上的诉求。为大家找到了一个情感压抑的宣泄口。

同时,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有关于官员辞职的消息也比过去更为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近年频现离职官员

去年一篇报道称:根据公开报道不完全统计,十八大以来,至少有34位科级以上官员主动辞职跳槽。
据了解,到现在为止的实际数字远远超过。

2014年全年,证监会约有30名处级以上干部离职;2015年上半年,证监会又有20名处级以上干部离职,其中不少是局级干部;今年6月初,证监会批准了5名干部离职……证监会的离职潮已经众所周知。

据《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了解,仅国务院某部委2015年上半年辞职的公务员就多达20余人,其中大多数为副处级以上官员。这一数字超过了该部委2014年全年辞职人数的总和。

光明网统计的数据显示:十八大以来,主动辞职跳槽的34位科级以上官员中,以41-50岁的处、厅级官员为主,多为研究生学历,主要来自广东、湖南、江苏、上海、山东等地。

从离职前的部门来看,这34人主要来源于行政和党委两个职能部门,去向多为从商,包括金融、互联网业,且大多与此前从政时主管的业务有关,像湖南益阳市政协副主席陈延武,其学历为医学硕士,在辞职后选择了从医,江苏省宿迁市文广新局副局长洪声,辞职后选择了说书。但也有官员在辞职后选择以学术等为业。

辞职原因也多种多样。

仕途受阻
仕途受阻,历来就是中国官员辞去公职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位不愿具名的辞职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很多人之所以选择在县处级岗位辞职,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再往上升难度太大”“你熬一辈子,最后最多到副厅,还不如趁年轻,出去闯一闯”。

有数据显示,能够升至处级的中国公务员有60万,其中只有6000人可以成为厅局级后备干部,至少需要11年才能升到正厅局级。

薪酬太低
除了仕途,收入始终是辞职官员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

2014年7月,四川泸州古蔺县石宝镇原副镇长赵光华辞职时,发表了一篇《我为什么要辞去副镇长职务和公务员身份》的感言信,吐槽工作压力大、收入低,工资仅够给孩子买奶粉和尿布,工作6年了还靠父母接济养家糊口。

事实上,很多高层官员和基层公务员一样,都面临着收入方面的尴尬。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高文书介绍,公务员薪酬在全部19个行业中的排名,2008年为第8位,2009年为第9位,2010年为第11位,2011年已下降到第12位。

高文书认为,目前我国公务员工资仅仅是与社会平均工资基本持平而已。从变化趋势看,近年来公务员工资是相对下降的。

据《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了解,在北京从国家部委辞职的官员,进入企业后,收入基本上都可以翻上五六倍。一位刚辞职去外企的正科级官员告诉记者,他现在的年薪是30万,比他原来的领导还要多得多。

对于离开体制的官员来说,辞职的原因或许不尽相同,但有一点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做出这个选择都并非易事。

不少人都流露过辞职的想法,但很少有人敢真去做。


一位辞职官员说,最让他们不舍的还是体制内的身份。“一旦脱掉这身衣服,你很可能会发现,你什么也不是。”
辞职后他感觉最大的变化是“以前是别人求你办事,现在是你求别人办事”。
这种身份的转变并不是所有的官员都能适应的。

内容整合自:春城晚报、封面新闻、中国新闻周刊、光明网等

寻 人 启 事

云南加油报【微信:加油大理】招人辣!

如果你有一定的文字功底

能吃苦!会拍照!肯做事!不玻璃心!性格开朗!

会ps、有新媒体工作经验者优先!

如果你觉得自己适合,敢挑战?

就把你的简历狠狠滴甩过来吧!

招聘岗位:编辑

联系电话:13987286532 

简历请发:2568067101@qq.com


大家都在看:

1、傲娇!云龙有这么多好东西,这5种被列为国家地理标志,你知道几个?

2、大理家长注意!网传云南多地出现“偷挖小孩器官”,真相是...

3、巍山这8人因为贪污受贿被查,还有人被罚20万!

(0)

本文由 大理旅行 作者:萨龙龙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