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光

巍山 | 小三家晒装

LensNews

点击链接“图说大理”关于巍山的更多图文:

巍山 | 你尽享南诏盛世,我只为一貌如花

图说大理 | 巍山,擦肩而过的一场彝族风情盛典

图说大理 | 巍山,赶一场南诏遗韵的彝人婚事

图说大理---利克村,渐行渐远的乡愁(上)

图说大理---利克村,渐行渐远的乡愁(下)

图说大理---巍山·琢木郎·彝人土著的避世山居

                           文图/蒹葭

       小三家是哀牢山里一个村子的名儿,属于巍山大仓镇。

       从巍山坝子的大仓,去小山家山村,大约13公里路程,是那种盘旋于哀牢山沟谷山岭间的蜿蜒的盘山路,山路虽然不太宽敞,但已经是铺装水泥路面,不算难行,况且公路的两边远近都有不同的千山万壑的风景,还算有些行在路上的趣味和惬意。

       哀牢山里的小三家,属于巍山彝族中的东山彝族分支。

       史料的记载中,东山彝族是南诏王室当年为了逃避国破家亡之后异族的追杀,躲进巍山坝子附近哀牢山的深处而繁衍的。

       哀牢山深处的那些东山彝族人,自诩为南诏王室的后裔,至今还保留着一些南诏王室的习性和风俗,比如他们的服饰,比如他们的语言,比如他们的神秘的祭祖仪式······

       这次去小三家,本意是去拍摄一场这里每年农历二月初七的民间祭祖活动,阴差阳错之间,错过了这场据说很神秘的民间祭祖的过程,有些失望之余,几个小三家村民特色彝族服饰的着装抓了我的视线和镜头,在日薄西山的夕阳里,胡乱拍了些彝族村民晒装的图片,算是一种补偿,或者是旅行途中的另一种邂逅和收获吧。

      小山家是东山彝族聚居的山村,他们的服饰当然是具有东山彝族的民族特色。

       这些据说是当地彝族女人们闲暇时手绣的服饰,大多以大红和大绿为主要的色系,再配之以其他明快的色彩,这样的巧妙组合之后,“红配绿,丑得哭”的谚语即成为了一句空话。

       东山彝族的服饰,是我见过的民族服饰中最协调最养眼最上镜的服饰之一。

       东山彝族的服饰,大抵有日常劳作的服饰和节日盛典的服饰之区分,当然,还有一种专门作为嫁衣的服饰,因为做工的精细和高昂的的价值,加之以特殊的意义,那是一家人的传家宝,也可以列为节日盛典服饰之类吧。

       平常劳作的服饰要简单质朴些,虽然也是一针一线的缝制,但制作上的讲究上也要简单很多。

       而节日盛典的服饰,则是要隆重和复杂很多,单是制作的成本上,就是一笔不菲的开销。

        据当地村民介绍,这样的一套节日盛装的东山彝族服饰,单是服饰上配置的各种银制饰品,大抵制作下来就是几大万的费用,且是请山下坝子里的银器师傅手工专门定制的。

       当然,算上这一套服饰的绣工和原料,一套基本的东山彝族盛典服饰,比如专为结婚而定制的嫁衣,如果按市场价值算,没有四、五万元是做不下来的。

       这一点,是我们汉族结婚仪式上那些租赁的千篇一律的丑陋的婚纱是永远不可比拟的。

       画虎不成反类犬,这里小小的嘲笑一下我们大汉民族从西方引入的那些所谓的婚纱,和这些山里彝族女人们为自己的婚事量身专门缝制的昂贵嫁衣相比,那些花几大千租赁而来的千篇一律毫无个性和特色的婚纱,简直就是不堪入目的洋垃圾。

       当然,有些东西本身是不可能以金钱来界定其价值的。

       比如这些服饰的手工,这些服饰的各种取自自然的图案,这些服饰的各种色系的配搭,这些服饰的各种图案的巧妙的组合,这些服饰的手手相传千年的缝制技艺,和这些服饰中蕴藏的对生活的那份热情和向往······

        看着这些精致美观的服饰,我们很难想象的出来,它们的各种精致,都出自这些日出而作、日没而息,世代隐居山里的这些彝族女人之手!

       自然纯净之魅,也许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天成之美,也许才是世界上值得关注之美。

        东山彝族的服饰之美,大抵是这种自然之魅的一个具体展现吧,也是对自然之美的一个很好的诠释吧。

       民族的东西,一旦有了积淀,有了传承,有了发扬,那么就一定会是这个世界共同认知的美好,一定是这个世界共同认知的喜好。

       小三家晒装,那些色彩斑斓的民间服饰,在装点着日子的同时,亦在传承着一种千年的古老和文明,亦在日常的日子中,传递着一种自然淳朴的魅力和美好。

       三月,巍山,小三家,邂逅一个东山彝族村落的晒装,享用一席养眼的视觉盛宴。

图说大理,巍山,一起去晒装。

(0)

本文由 大理旅行 作者:萨龙龙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