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生活

周末荐书:请用对方需要的方式爱对方

LensNews

第一章 两次醉酒

我爸是个混混,吃喝嫖赌,打架斗殴他都占全了。在我七岁那一年,我妈领我去公园玩了一遭,第二天她跟着一个有钱人私奔了。

那段时间,我爸天天喝的醉醺醺的,他本来就暴力,喝醉酒之后更是拿着我出气,还骂我是臭表子生的狗杂碎。

我妈有一个比她将近小十岁的姐妹,她叫江柔。也是见我可怜,她隔三差五的来我家一趟,给我带点好吃的,帮我洗一下衣服。

江柔人长得漂亮,性格开朗,她是我妈的小闺蜜,我应该喊她姨的,但是她非得让我叫姐,她说这样能显得自己年轻。跟我爸不亲,柔姐对我好,我也喜欢缠着她。

可是正因为我喜欢缠着柔姐,却彻底的毁了她,也毁了我爸!

我记得特别的清楚,那天外面下大雨,我爸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我自个一人在家害怕,想起了柔姐,我就用家里的座机给她打电话,让她来陪我。

柔姐对我好,很快就来到了我家,她陪我写作业的时候,我爸也回家了。看到我爸,我吓了一跳,他脚下不稳,一看又醉的不轻。

柔姐讨厌我爸,她拿起包就想要回家,我不想她走,因为我爸喝醉酒每次都会打我。柔姐看懂了我的意思,然后她跟我爸说,让我去她家里睡。

我爸喝的有点不省人事,呆呆的看着柔姐。我实在是害怕我爸,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跟在了柔姐后面。

可就在开门的时候,我爸突然一把就抓住了柔姐的头发,然后把她拽到了沙发上。柔姐还牵着我的手,我也摔在了地上。

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我看到我爸把柔姐按在沙发上,正撕扯她的衣服。柔姐死命的挣扎,可是我爸凶狠,把她打的不轻。

“小强……你……你劝劝你爸!”柔姐把目光转向我,流着眼泪对我说。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可是站在原地,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实在是太害怕我爸了,他做什么事情我都不敢管。

柔姐看出指望不上我了,就苦苦哀求我爸,但是柔姐的话,我爸根本就听不进去,他喘着粗气把她的衣服给脱光了。

“你给我回里屋!”我爸一只手按着柔姐,另一只手指着我命令道。

“小强……你别走,你爸不能当着你的面把我……我求你了……”同时,柔姐祈求一般的对我喊道。

我爸的确不是东西,但是也许他不会当着我的面强迫柔姐。可是我不敢不听我爸的话,终究是黏黏歪歪的回到了房间,身后柔姐一直在喊我的名字,我回头看她,她的表情几乎绝望。

在房间里,我听到柔姐撕心裂肺的叫声,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甚至哭出了声音。当时我不懂我爸做的事情能够毁掉她一生,但是我也知道他是在伤害柔姐。

终于房间里的惨叫声停止了,我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酒喝得太多,我爸居然躺在一旁睡着了,而柔姐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姐……你……你把衣服穿上吧!”我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对柔姐说道。

“小强,这是你和你爸商量的吧!”柔姐把目光转向我,冷冷的说道。

我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默默的流着眼泪。柔姐抱起自己的衣服,就要离开,我用身子阻拦,可她却毫不犹豫的把我推开,然后跑进了雨中。

柔姐走了之后,我心里难受,怕把我爸吵醒,我躲在房间里哭。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我听到客厅里传来谩骂声。

打开房门,我伸着脑袋往客厅里看。我爸和四五个警察打在了一起,有一个警察还被我爸捅了一刀,最终我爸还是被警察合伙给制服了。

“小强,给老子争气,你爸这辈子算完了!”

我爸被警察带走了,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小区里的人都知道了我爸的事情,但是我爸是小区里的祸害,他们拍手称好,连口饭都没人给我。我实在是饿的不行了,想在家里找点东西吃,可是家里连块馒头都找不到。

到了中午的时候,柔姐居然拿着一份盒饭来到了我家,她满脸疲惫,看我的眼神冰冷。

“我欠你妈妈的人情,以后我养你!”柔姐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淡淡的说道。

我大口大口的吃着盒饭,不停的掉着眼泪。我不敢面对柔姐,但我明白,以后我不在无依无靠……

没过多久,我爸被判了刑。多罪并罚,我爸被判了十二年!我爸入狱,是因为柔姐报警,可是我却从来都没有恨过她,反而觉得自己解脱了。

我和我爸只有血缘,但并没有感情。

我不知道柔姐欠着我妈什么人情,她养我也只是因为我妈。柔姐对我也算不错,可是她对我的态度冷淡,她永远都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关心我了。

我们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小县城,县城不大,柔姐被我爸强迫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尤其是她收养了我爸的儿子,更是被别人笑话,很多人在背后说她脑子有问题。

柔姐才二十刚刚出头,初中之后她就辍学了。发生了这种事情,她之前的男朋友抛弃了柔姐。而且没多久,柔姐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不是优柔寡断的人,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不能要,在一家小医院,她做了人流。

做人流的医院不正轨,手术失败,柔姐肚子里的孩子被打掉了,可同时她以后再也没有了生育能力!

柔姐只有一个老母亲,单身了两年,柔姐忍受不了母亲的唠叨,找了一个比她大几岁有孩子的男人嫁了。柔姐嫁人的那段时间,我跟着她的母亲生活,柔姐母亲人好,从来都没有嫌弃我。

柔姐的婚姻并不幸福,结婚的第二年她就离婚了。她是苦命的人,离婚没多久,柔姐母亲出车祸去世,我哭的比她还凶,但她还是骂我是扫把星,说从认识我就没过好日子。

肇事司机陪了柔姐不少的钱,大约有十几万吧,用这笔钱,她做起了生意。没有什么头脑,又没有文化,几年下来,柔姐把这笔钱赔得一干二净,还借了不少的外债。

这天晚上,柔姐穿着一身特别暴漏的衣服出门。她这几天一直心事重重,而且和一个夜总会的领班走的特别近,我能猜出她要去做什么!

柔姐的事情我不敢管,可是我心里不是滋味。虽然她对我不冷不热,但是我早已当她是家人。没有睡觉,一晚上我都在等柔姐下班,两点多的时候,她总算回来了。

喝了不少的酒,柔姐走路晃晃悠悠,可能是小时候有了阴影,我特别讨厌别人喝醉。不过怕柔姐摔倒,我还是扶住了她。

“小强,我……我活的好累,好想有个肩膀可以依靠!”柔姐顺势把头歪在我肩膀上,喃喃着说着。

柔姐很少对我表现出脆弱的一面,也许是酒喝得多了,她才说出了心里话。可是我却是一动,我想告诉她,我已经长大了,以后我来保护她!

扶着柔姐躺在了床上,可是她却睡着了。柔姐身上的衣服暴漏,可能是酒喝得多,她心里有些火烧火燎,下意识的用手撕扯自己的衣服,时不时还难受的发出声音。

我喘着粗气看着柔姐,嘴唇有些发干,身体都在打哆嗦,眼睛带着浴火盯着她的身体。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轻轻的俯下了身子……

第二章 她是柔姐

正值青春期,我根本忍受不了这种诱惑。而且和柔姐生活在一起十年多了,我早已分不清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特别是这两年,我开始对她的身体感兴趣,就是她替换下来的内衣,丝袜都会让我血液加快。

怕把柔姐吵醒,我双手撑在床上,身子离着她只有几公分。柔姐身上的香水味和吐出来的香气传到了我的鼻中,我已经没有了一点思考能力,哆哆嗦嗦的在柔姐的脸上亲了一口,身子也情不自禁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可能是太过于激动,又是夏天,柔姐穿的本来就少,而我只穿了一个大裤衩。身体某处刚碰触到柔姐的大腿,我浑身都软了。

身上没有了一点力气,但是我恢复了理智,来不及细想,我也没有观察柔姐是否醒来,慌慌张张的从她身上下来,然后急忙就退出了房间。

我坐在床上喘着粗气,简直不敢相信,我能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随即我就开始担心,要是柔姐发现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鼓起勇气走到柔姐卧室门口,刚才太过于紧张,门我没有关好,还留着一条缝隙。我不敢再进入她的房间,透过门缝偷偷的往里面看。

柔姐正躺在床上,她一只手拿着一根女士香烟,双眼痴痴的看着前方,好像在想着心事。我的脸一红,看来我刚才做的事情被她发现了,只是想不通她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当面指责我。

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我换下脏兮兮的衣服就躺在了床上,但是我彻底失眠了,不知道以后该要怎么面对柔姐。

可能是我真的龌龊吧,我有些回味刚才和柔姐的近距离接触。她虽然已经三十有余,可是保养的好,穿的也时尚,和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也没什么两样。

我甚至臭不要脸的在想,要是柔姐愿意的话,我真想娶她。想到这里,我又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如果不是我的话,柔姐现在应该会很幸福吧。

还是怕面对柔姐,天刚刚亮,我就去学校了。时间挺早,我也没有坐公车,溜达着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在地摊上吃了点东西,等我到了学校,班里已经来了不少的同学了。同桌也早到了,看到她,我心情好了不少,也停止了胡思乱想。

同桌叫韩雪,人长得漂亮,老多人都说她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也是有缘分,我俩从高一就是同桌,两年多的时间,我和韩雪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我是她的男闺蜜!

“许强,晚上花小新过生日,在今夜无眠请客,你陪我一起去吧!”我刚坐在座位上,韩雪就对我说。

我不由咧了咧嘴,花小新不是什么好鸟,他是学校的大祸害。平时见到他,我都是躲着走,生怕和他扯上什么关系。花小新喜欢韩雪,追她很长一段时间了,就连学校的老师都知道。不过我们都已经高三了,老师对这种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不去,你要是听我的话你也不去,真不知道你咋想的!”我撇了韩雪一眼,觉得她没什么脑子。

花小新家里开着一家小工厂,他自己也认识不少的社会人。花小新一直说要不是因为韩雪,他早就辍学了,他爸财大气粗,花小新上不上学他爸也不管,反而希望他回家帮忙做生意!

“哎呀,你不懂,花小新要不念了,过完这个生日,他就不来学校了!而且他答应我,以后也不会缠着我,我还怎么拒绝他啊?”韩雪撅着小嘴,咋咋呼呼的说道。

韩雪看不上花小新,也一直没有给他机会。男人了解男人,花小新是一个很固执的人,我觉得他不会轻易放弃韩雪,谁知道他肚子里在憋什么坏主意。

“随便你吧,要是被花小新占了便宜,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无奈的对韩雪说。她是一个特有注意的人,我劝她也不好使。

“强哥哥,求你了,晚上你陪我去嘛。我就怕他有坏心眼,有你在他肯定就不敢了!”韩雪摇晃着我的胳膊,撒着娇对我说。

“别晃了,我答应你!”我把韩雪的手甩开,故作不耐烦的说道。

韩雪虽然是一个女生,可她算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是罪犯的儿子,没有人瞧得起我,但是韩雪从来没有小看我。就算韩雪不求我,我也打算和她一起去给花小新过生日,我改变不了她的决定,只能当护花使者。

下午放学以后,花小新在我们教室门口等韩雪,得知我也要去给他过生日,花小新先是一愣,不过随即他搂住了我的肩膀,虚伪的说早就想和我交个朋友之类的。

花小新家里有钱,他出手也阔绰,请了不少的人。吃完烧烤以后,他又请我们去今夜无眠唱歌。

今夜无眠是我们县城最大的一家夜总会,一楼是歌舞表演和一些东北二人转,二楼是KTV ,里面有陪酒的公主和丽人,当然也有直接可以上床的小姐。听说三楼是富婆享乐的地方,从外地找了不少的少爷。

到了十点多,同学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今夜无眠,我向韩雪使了好几次眼色,意思是我们也可以走了。但是她喝大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

“许强,你先回去吧!”韩雪去厕所的功夫,花小新递给我一根烟,然后冷冷的说道。

“哦,我马上就走!”我的脸一红,花小新过生日可没有请我。

“许强,都是男人,我也不瞒你,今天晚上我想拿下韩雪。你要是老老实实的,以后就是我的兄弟,要是你敢多管闲事,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想了想,花小新贴在我耳边说。

花小新是聪明人,他明白我为什么给他过生日,怕我不走,他直接跟我摊牌了。我猜到了花小新可能会对韩雪不利,但是我想人多了,他就不敢做出格的事情。可是看花小新的意思,他今晚志在必得!

“老三,你让海叔安排几个妞,快点!”花小新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然后对他身边的一个兄弟说道。

花小新没有瞧得上我,他随随便便威胁我两句,以为我就能乖乖的听他的话。我承认自己害怕花小新,惹上他我会有麻烦,可是韩雪是我唯一的朋友,就算挨揍我也得帮她。

韩雪也是玩嗨了,我们穷学生能来今夜无眠玩的机会不多。她从厕所里出来之后,拿起话筒继续唱歌。包间里只剩下了五个人,除了我和韩雪,其余人都是花小新的兄弟。

“韩雪,你还不回家吗?你妈不是告诉你,最晚十一点到家吗?”我实在是等不了了,拉了拉韩雪的衣袖。

我这话彻底得罪了花小新,能够想象出他有多生气。其实我也吓得够呛,我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生怕花小新在今夜无眠就动手打我。

“哦……那咱们走吧!”韩雪把歌曲暂停,冲着我嘿嘿一笑。

“雪儿,今天是我生日,你陪我到十二点不行吗?算我求你了!”花小新拦住韩雪,一脸深情的对韩雪说。

“哦,生日快乐,我陪你!”笑了笑,韩雪端起杯子,把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我在心里一个劲的骂韩雪傻逼,可这也算是在意料之内,她习惯对每个人都好,不然我俩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这时包间的门被打开了,进来十几个丽人,公主价格太高,花小新请不起。我往女人堆里一瞧,第二排有个女人低着头,但是我看到她头上的发卡,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她是柔姐……

第三章 在柔姐面前挨打

其实我早已经知道柔姐在夜场坐台,可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我还是接受不了。柔姐是我唯一的亲人,想到她被人选来选去,看别人脸色,被男人占便宜,我心如刀绞,甚至眼睛都红了。

花小新一个叫老三的兄弟,晃晃悠悠的朝着柔姐走了过去。柔姐慢慢的抬起了头,她并没有看我,淡淡的看着老三。我心里明白,柔姐要强,虽然我堵上了她坐台,但是她依然不希望我说破。

“姐姐,你陪我呗,我就喜欢熟女!”老三的眼睛都直了,然后牵住了柔姐的手。

坐台女在被客人选台的时候没有人权,柔姐点了点头,便随着老三坐在了沙发上。而我只能假装不认识柔姐,但我一直用眼睛的余光瞅着她。

“许强,你是要回家啊,还是找个妞陪你玩玩?”花小新盯着我,淡淡的说道。

“小新哥,给我也找个妞呗,长这么大,我连女人的手都没有摸过!”笑了笑,我对花小新说。

韩雪感情用事,要好好的给花小新过生日,她不走,我只能留下陪着她。而且柔姐也在,她已经认命在今夜无眠当丽人,可我撞上了,却从心底放心不下她。

花小新一阵哈哈大笑,但满是嘲笑,他以为我见到可以随便占便宜的妞,就挪不动脚了。我不可能跟他解释,朝着离我最近的一个妞摆了摆手,她抿着嘴朝我走过来,坐在了我的一旁。

“小帅哥,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吗?别紧张,姐姐教你怎么玩!”陪我的丽人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在我耳边吹着热气。

坐在沙发上,我把她晾在了一边,她可能是觉得无聊,居然主动挑逗我。她摸我的大腿,我身子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可是随即我就把她的手推到了一边。

陪我的妞长得不算难看,如果我没有心事,可能也会占她的便宜,可是现在我没有一点心情。

花小新的兄弟搂着今夜无眠的丽人,想尽办法占坐台女的便宜。而花小新也把手放在了韩雪的腰上,韩雪眉头微皱,但是这个场合不适合她说什么。

花小新的确聪明,我想他已经计划许久。包间里除了韩雪,其她的女人都是今夜无眠的丽人,这种氛围下,花小新接近韩雪也容易了一些。

我的注意力并没有完全放在韩雪的身上,更多的是看着柔姐的一举一动。老三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夜场玩,他可以说是老手!

老三一只手搂着柔姐,在她的耳边说着悄悄话,另外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胸上,小心的揉搓着,柔姐有些恼火,可老三是客人,她只能轻轻的阻挡,但却不敢翻脸。

“老三,你……”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失去了理智,站起身,我用手指着老三!

‘啪’

几乎是同时,我的话还未等说完,韩雪突然一个耳光打在了花小新的脸上。他们两个才是今天的主角,老三看了我一眼,就把目光转向了花小新!

“许强,我们走,真是恶心!”韩雪拿起书包,没有等我,朝着包间门口走去。

心里明白,花小新估计是得寸进尺了。我看了一眼柔姐,她也正在看我,可能是觉得尴尬,她冲着我笑了笑!

是苦涩的笑。

我多么希望柔姐能够和我一同离开今夜无眠,但,我明白这根本不可能。既然韩雪要走,我也没有理由待在包间了。我已经想好,今天晚上等柔姐下班,我要和她好好谈谈,不管怎样,我都不允许她继续坐台!

大不了我辍学打工,挣钱帮柔姐还债!

“雪儿,我错了,对不起,原谅我这一次!”花小新急忙站起身,挡在了门口。

虽然花小新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他真心喜欢韩雪这也是事实。我站在韩雪身后,没有说话,一来,我实在不想再去得罪花小新。二来,也是最重要的,我希望能够留下陪着柔姐。

花小新一个劲的道歉,不停的解释,求韩雪陪他过一个真正的生日。韩雪有些犹豫,回头看了我一眼,但是我却把头低下了,我想让她自己做决定。

韩雪可能是觉得花小新真诚,不想让他失望,点了点头再次答应了。我真觉得韩雪傻,不过也无所谓,她留在包间,那我也就能留下!

喝的酒多,花小新让老三去买了几瓶水,水买来之后,老三还殷勤的帮韩雪把瓶盖拧开,递在了她的手中。韩雪冲着老三嘿嘿一笑,说了声谢谢,一瓶水她就喝了一大半。

“姐,你陪我做一次呗?”坐在柔姐身边,老三贱兮兮的说道。

没有人唱歌,包间里挺安静,老三的话我听的真真的。妈的,我顿时就怒了,花小新这些兄弟,就老三最色,他的手就没有在柔姐身上拿下来。

今夜无眠的妞分三个档次,最贵的是公主,不过夜场对公主的要求也高,年龄要在十八岁到二十三岁之间。其次就是丽人,对于长相,年龄没有那么严格。但是不管是公主还是丽人,在夜场都不会轻易出台,花钱能够上的那才是真正的小姐。

柔姐是今夜无眠的丽人,她有些生气,还是和老三周旋着。可是老三来劲了,他没那么多钱玩今夜无眠的小姐,就可劲的占柔姐的便宜。

“老三,你给兄弟们再开一个包间!”这时我听到花小新喘着粗气对老三说道。

我的注意力一直在柔姐和老三身上,没有注意到花小新。回头一看,他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韩雪,太过于激动,花小新手都在哆嗦。

花小新胆子也是大,他现在想做什么,在场的人全部明白。我不由皱起了眉头,韩雪没心眼,怎么可以睡着啊。但是当我看到桌子上,韩雪那没有喝剩下的半瓶水,我顿时明白了,她这是被下药了!

老三拉着柔姐的手站起来,然后就要走出包间。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在考虑着怎么能够救下韩雪。

花小新虽然没有瞧得上我,但也觉得我是个阻碍,他只好暂时放下韩雪,冷冷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许强,我还是那句话,你别多管闲事,我当你是兄弟!”花小新拍了拍我的肩膀,带着威胁对我说。

老三就是花小新养的一条狗,他见状松开柔姐的手,就嬉皮笑脸的过来拉我,我连想都没想,就把他的手甩开了。

韩雪是一个傻妞,没什么头脑,可她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怕挨打,但为了她挨打值得!

“你到底什么意思?”皱着眉头,花小新冷冷的问道。

“小新哥,我想把她带走,可以吗?”笑着,我很是平静的对花小新说。

“许强啊,我是真给你脸了!”说着话,花小新一脚踹在了我的肚子上。

我已经想到了花小新会动手打我,可我还是被他一脚踹在了地上,我忘记了,花小新以前在武校上过学。

花小新想把我一次打服,他没有任何犹豫,对着我的脑袋一阵猛踹。虽然我抱着头,但我能够感觉得到,我的鼻子已经被他踹出了血。

怕柔姐瞧不起我,我勉强扭头看了她一眼,她眼睛里对我满是关心。哎,真是丢人,居然当着柔姐的面挨打了。

“住手!”

这时柔姐大喊了一声,然后用力推了花小新一把……

第四章 下跪换来的机会

有些感动,也有些委屈。虽然柔姐对我一直不冷不热,可是这么多年了,不管什么场合,面对的是谁,只要有人欺负我,她都没有办法看下去。

“草泥马比,你不想干了?”花小新一只手指着柔姐,大声嚷嚷着骂道

在场的人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想到柔姐会突然推开花小新。没有丝毫准备,花小新被柔姐推了个趔趄,还差点摔在地上。花小新是真的烦了,他就是动手打柔姐,这也不算奇怪。

“哥,你别生气啊,我怕你把他打坏,那就麻烦了!”柔姐不敢动怒,反而上前想去挽住花小新的胳膊。

花小新上下打量了打量柔姐,又看了看我,他觉得柔姐保护我有些奇怪,可他想不通这到底是为什么。花小新不想和坐台女有什么牵扯,用胳膊肘顶了柔姐一下,然后朝着我走了过来。

“许强,你滚不滚?韩雪是你妈啊,你这么保护她?”抓着我的头发,花小新咬牙切齿的对我说。

我心里跟明镜似的,别说花小新还有这么多兄弟了,就是他自己一人,我也打不过他。我留下来,只有挨打的份,想要保护韩雪,我有心,可是却做不到。

心里苦涩,我想要保护的人永远也保护不了!难道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受欺负吗?十一年前是这样,现在依然如此!

想到往事,我抬头看了柔姐一眼,她急忙对我使了使眼色,意思是让我离开。我冲着她笑了笑,做出了决定!

“我已经错了一次,不会再错了!”抬头看着柔姐,我喃喃的说着。

十一年前,如果我没有逃避,也许就不会毁掉柔姐的一生。虽然韩雪和柔姐没有任何的牵连,可我面对同样的选择!

“什么?”没有听清楚我说什么,花小新问道。

“没什么,我要把韩雪带走!”把目光转向花小新,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花小新骂了我一句,然后一个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他这一巴掌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我一只耳朵嗡嗡作响,脑袋也有些反应迟钝。

懒得再亲手打我,花小新冲着老三他们摆了摆手。老三是花小新的狗,他鬼点子最多,他倒不急得动手打我,把打开的酒全部洒在了我的头上。

“姐姐,你撒泡尿呗,我让这小子尝尝,这家伙老装了!”嘿嘿一笑,老三对着柔姐说道。

柔姐说了一声好,然后慢慢的朝着我和老三走了过来。心里明白,柔姐肯定不会不管我的死活,可是我宁愿她不管我,我怕她会惹上麻烦!

如果我因为保护另外一个女人,而伤害了柔姐,那我以后还有脸面对她吗?

‘啪!’

没有任何犹豫,走到近前,柔姐一个耳光打在了老三的脸上。老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柔姐,可也就是在三秒之后,老三一脚踹在了柔姐的小腹之上。

“我草泥马!”

看到柔姐挨打,我是真急眼了。用尽浑身的力气挣扎开抓着我的两人,我没有丝毫犹豫,一拳就打在了老三的脸上。

“许强今天是想死,给我打死他!”

花小新说着话,从茶几上拿起一个酒瓶,然后就开在了我的脑袋上。他虽然还算是学校的学生,但是和社会青年没什么两样了,花小新和社会上的二流子混在一起,学会了打架下手要狠!

一个花小新我对付不了,更别说他们四五个人了。功夫不大,我再一次被他们踹到在地,柔姐也不在隐藏什么,她拿起一个酒瓶想要过来帮我,可是花小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后一个耳光把柔姐抡在了地上!

“哈哈,你们两个原来有一腿啊?来,老子成全你们两个!”花小新嘿嘿一笑,就把我和柔姐推到了中间。

花小新贱兮兮的笑着,去撕扯柔姐的衣服。他的几个兄弟没有花小新的胆量,不过也没有袖手旁观,往下扒我的衣服。

我心如刀绞,大声的嘶喊着,可是花小新和社会人没什么两样,他的心真狠,真黑!眼看着柔姐的衣服就要被扒下来了,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花小新,你和韩雪的事情我不敢管了,你放了她吧!”我流着泪,祈求花小新。

如果让我在柔姐和韩雪之间做一个选择,我只能选择柔姐。看着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韩雪,我羞愧难当,以后我没有脸再见她了。

“哈哈,许强,你在逗我吗?你能管得了吗?我本来不想翻脸,既然翻脸了,我他妈还怕什么?”花小新像看傻逼似的看着我,他的手依然没有停止撕扯柔姐的衣服。

我后悔万分,花小新不是怕我,和社会人打得交道多了,他的身上多了一些江湖气息。他的确不随便欺负人,既然已经和我翻脸,花小新要让我彻底怕了他!

我不敢再和花小新对抗,只能哀求他,祈求他放过柔姐。可能也是随我爸,我从小到大很少求人,骨子里有一股傲气,但是为了柔姐,尊严已经算不了什么了。

“许强,是你自己活该,狗屁不是,还敢多管闲事!我也不难为你,你给我跪下,我就放了你!”想了想,花小新对我说。

是啊,我狗屁不是,还多管闲事,我的确是在自取其辱!下跪吗?好啊,只要他能放过柔姐,我愿意去做!

“小强,男儿膝下有黄金,下跪的事情姐来做!”柔姐把目光转向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还未等我做出任何反应,柔姐就跪在了地上。我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攥成了拳头,我好恨,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其实我最恨的是我自己!我无法保护她,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带给她伤害!

我嘴里喃喃的说着不要,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大脑一片空白。看着柔姐跪在地上,我整个人都麻木了,而她看着我,冲着我笑着摇了摇头,她不想看到我落泪!

“草,你个贱女人,怎么什么事情都掺和!我是要许强给我下跪,和你有毛关系!”花小新没有觉得柔姐可怜,反而一脚踹在了她的脑袋上。

“啊……花小新,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你让我跪,我他妈跪还不行吗?”我哭着大声的喊着,然后双膝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我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只希望花小新能够放过柔姐。跪在地上,我反而觉得是一种解脱,因为我救了柔姐!

“草,许强,你就是个傻逼,赶快给我滚蛋!”花小新撇了我一眼,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我彻底怕了花小新,从地上强撑着起来,朝着柔姐走了过去。韩雪我已经管不了了,我只想带着柔姐离开这个地方!

“许强,老子让你自己离开这里,你听不懂吗?这个女人,我要让弟兄们享受享受!”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脚,花小新骂骂咧咧的说道。

脚下无力,我被花小新这一脚踹的踉跄的走了两步,然后摔在了柔姐的一旁。我抬头看她,可能是心疼我,柔姐也哭了。

“小强,你走吧,听我的话!”用手擦着我眼角的泪,柔姐平静的说道。

我能留下来做什么?只是被花小新羞辱罢了,我用下跪再次换的了一次机会,我应该珍惜的……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0)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